云游云游云游

陈玉芸、谌淑婷/在助产师面前,我没有说不出口的蠢问题

会知道世界上有助产师这个职业,是读高中时,护理老师在课堂上短短的介绍,原来女性要生孩子,除了医生,还有助产师这个选择!


几年后,我生了两个孩子,两胎生产地点不同,一个在诊所,一个在家里。生第一胎时因后期高血压,助产师建议我到诊所生产,但她无法全程陪伴,直到产程最崩溃难熬的时候,才有一名助产师进来协助,那段短短的时光是我感觉最美妙的时刻。助产师一走进来,立刻改变了整个待产室的气氛,她承接了我的情绪,也马上稳住了先生的无助感,接着不断帮我转换待产姿势,让产程开始有了进度。这段过程,助产施以热敷、**、压骨盆的方式,让我在频繁的宫缩之间,终于得到一丝喘息。


有了第一胎的经验,当我知道自己怀了第二胎,第一时间就是帮自己寻觅助产师。这次我更有方向去准备适合自己的生产方式,我和助产师聊天、上课,谈论自己上一次生产的遗憾、对于怀孕生产的恐惧。


其实在我怀第二胎之前,我的姊姊也怀了第一胎。她原本预计要跟我在同一间诊所找助产师陪伴,但因身体因素,最后还是需要到大医院生产;姊姊产后经历一番波折,我只能在一旁干着急,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此时此刻,也是助产师安稳我的心神,给予我一些陪伴建议。


在台湾,还有很多人不认识助产师这份职业,其实助产师和医生、护理师最大的不同,就是陪伴与支持的功能,她可以从孕期、产程、产后,甚至还在准备怀孕阶段,就以自己的专业,支持女性的生理、心理和心灵。那不是挂号之后等待叫号,走进诊间看诊就结束的事,我们是面对面坐着聊天,谈对于怀孕生产的陌生、担忧、孕期种种翻腾不休的情绪,在助产师面前,没有任何问题是说不出口的蠢问体。


但和医生、护理师相比,助产师同样是一份高压职业,需要二十四小时待命,留意孕妇产前、产后的身心状况,尤其每个产妇生产时间不一样,又不可能安排催生剖腹等预先做好时间安排,有时候三天都没有生产,有时候一天要接生两三个宝宝!


我希望有更多医院的产房愿意设立助产师的名额,而且不是只在妇产科名单放一位助产师当招牌,让助产师疲于奔命、有心无力,是真正成立助产团队,让这些帮助女人的专业工作者,可以相互支援。


我很期待几十年后当我的女儿有意愿生孩子时,不需要像我一样,花费心力寻找助产资源或跟医疗院所争取,到那个时间,所有孕产妇都能理所当然、轻易地得到助产师的协助,拥有一个美好、被支持的生产经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陈玉芸、谌淑婷/在助产师面前,我没有说不出口的蠢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