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刘洪贞/那天,在医院

近来疫情蔓延,人心惶惶,但当我那八十多岁的另一半在医院长廊失禁时,却有人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援手。


那天,我帮外子办好出院手续,已经快中午十二点。能出院对病人和家属来说都是一件开心的事,尽管归心似箭,想快点回家,但身体毕竟仍虚弱着,他拄着拐杖,缓慢移动。


才走没几步,他说:「想上洗手间。」我要他忍一下,前面转角处就有洗手间了;没想到,话还没说完,秽物便从他的两只裤管滑出。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愣住了,不知所措,他也羞愧得低着头,靠在墙边。我连忙站在一旁,向路过的人说:「对不起!请小心,别踩到了。」有人听到我的话,抬头看了我一眼,快步离开。有人「喔」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不知走过多少人,忽然有个年约六十岁、头发灰白、戴着灰色口罩的先生,对我说:「小姐,天气这么冷,妳快把老先生带去洗手间清洗,这边我来处理就好。」听他这么说,我才想到外子还站在那儿。


当我搀扶着他要离去时,我又回头看看这位先生--他不像清洁人员,没穿制服也没拿清洁用具,手上只有一个小公事包,不知要如何处理这棘手的问题?或许他看出我的疑虑,连忙对我说:「放心!我会打电话叫人来清理的。」


知道对方可以帮忙,我连忙陪着外子进洗手间。我让外子先坐在马桶盖上,把卫生纸浸湿后帮他擦拭,由于没有湿纸巾,感应式水龙头的水量又非常小,所以清洁的速度非常慢。就在我忙进忙出时,一位身着黑外套、戴着粉色口罩的小姐看见了,她停下脚步,从包包里拿出一包湿纸巾和一条全新的休闲裤塞给我,并表示这些是她刚买的,她爸爸就住在楼上病房,因我有急用就分些给我,不是刻意,是巧合也是缘分。


我一边听她说话,一边忙着替外子换上干净的衣物,还来不及向她道谢,她已离开。看着长廊上渐渐走远的背影,我的视线慢慢模糊。


回家的路上,我一想到疫情当前,在医院的长廊上却有人愿意停下脚步,帮助无助的我们,那份慈悲情怀是多么的崇高。虽然我无法看清他们的容貌,但他们温暖诚恳的声音和动作,已牢牢烙印我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刘洪贞/那天,在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