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许子汉/十七个小时

二月疫情大爆发之后,艺文团队早已嗅到「严冬将至」的不安气息。秋野芒只做公益演出,不售票,但也知道为了防疫,必然会受到影响,而且景气变坏,我们的募款一样要进入寒冬。228连假,我们在花莲吉安乡慈恩幼稚园(现为一个国际艺术村),进行了两场进入防疫状态(人人戴口罩、量体温、留资料、观众席窗户全打开、和表演区相隔两公尺)的演出后,立即得知县政府管制大型活动办理的消息,两厅院也领头一口气取消了大量的节目,各场馆纷纷跟进,一堆表演工作者成了失业人口,全台湾所有的演出团队都一个一个进入了半休眠状态。


秋野芒也不例外,原来排定三、四月演出的国小也一一取消了,但戏继续排,服装继续车,舞台继续做,我们对下一场演出的期待永远都在。


相隔五十八天,4月27日,秋野芒终于等到了演出。我们要去卓溪乡,这里的山很高,但国小学生人很少,所以可以保持距离,进行演出。路很远,七点要**,我不到六点就起床了,提早出门,来到东华大学。从前一天就担心**时间太早,太久没演出,大学生们会不会起不来,误了时间。结果我多虑了,大家都提早来了。没有惺忪的睡眼,只有迫不及待的明亮眼神;大家不到七点,迫不及待地围成了圆;每个人迫不及待地想装车、出发,前往八十几公里外的卓溪,来到卓乐国小的孩子面前。


只是老天不太配合,一直下着雨,幸好雨势不大。


卓溪乡的卓乐部落在通往玉山国家公园的台30线路旁,玉山山脚下的一片山坡。卓乐国小在村子尾,一条车道右转上坡,绕个圈,可以进学校。只是我们的游览车上不去,我们得用人力搬运。先沿着车道搬一段坡路,但不绕圈,那太远,有道阶梯可以直接进入学校,也就三十阶左右吧。上了这阶梯,是学校一楼,再把东西搬上二楼。


平常这样运动还行,只是要来回几趟,要搬着重物,还得戴上口罩,我们要用加倍的力气把氧气抽进肺里。于是大多数人爬上阶梯,会先放下东西,到一旁拉开口罩,大口大口地呼吸几下,补足氧气,再把口罩拉上,回来把东西搬上二楼。


完成了这段有氧运动,就回到了我们熟悉的动作,装台、测试、化妆、排戏、演出。虽然,演员和小朋友间隔拉大了两公尺,所有观众都戴着口罩,但场上的热闹与欢笑,依然是如此的熟悉,而且美好。


演完,再一次的搬运,氧气的激烈交换再度进行,我们从未如此清楚地意识到,「呼吸」应该如此用心又用力。


回到东华大学,已晚上六点多。卸完所有东西,我们并没有休息。各组人员又分散到不同工作地点,和另一个戏的团队会合,排练的排练、工作的工作。晚上十点,工作进度完成。今天演出的人又**了。干什么?为今天的演出进行检讨,同时准备了消夜--葱油饼。


十一点五十分,检讨结束,今天一早不到七点就**的一批人,连续工作了十七个小时。有点辛苦,但这辛苦的一天有句话让我记忆很深刻。演出结束,搬完东西,一位喘气的大女孩站在阶梯顶上,望着眼前的山,说:「这里的山好美!」


虽然辛苦,虽然缺氧,但我们还是看得见。二月疫情大爆发之后,艺文团队早已嗅到「严冬将至」的不安气息。秋野芒只做公益演出,不售票,但也知道为了防疫,必然会受到影响,而且景气变坏,我们的募款一样要进入寒冬。228连假,我们在花莲吉安乡慈恩幼稚园(现为一个国际艺术村),进行了两场进入防疫状态(人人戴口罩、量体温、留资料、观众席窗户全打开、和表演区相隔两公尺)的演出后,立即得知县政府管制大型活动办理的消息,两厅院也领头一口气取消了大量的节目,各场馆纷纷跟进,一堆表演工作者成了失业人口,全台湾所有的演出团队都一个一个进入了半休眠状态。


秋野芒也不例外,原来排定三、四月演出的国小也一一取消了,但戏继续排,服装继续车,舞台继续做,我们对下一场演出的期待永远都在。


相隔五十八天,4月27日,秋野芒终于等到了演出。我们要去卓溪乡,这里的山很高,但国小学生人很少,所以可以保持距离,进行演出。路很远,七点要**,我不到六点就起床了,提早出门,来到东华大学。从前一天就担心**时间太早,太久没演出,大学生们会不会起不来,误了时间。结果我多虑了,大家都提早来了。没有惺忪的睡眼,只有迫不及待的明亮眼神;大家不到七点,迫不及待地围成了圆;每个人迫不及待地想装车、出发,前往八十几公里外的卓溪,来到卓乐国小的孩子面前。


只是老天不太配合,一直下着雨,幸好雨势不大。


卓溪乡的卓乐部落在通往玉山国家公园的台30线路旁,玉山山脚下的一片山坡。卓乐国小在村子尾,一条车道右转上坡,绕个圈,可以进学校。只是我们的游览车上不去,我们得用人力搬运。先沿着车道搬一段坡路,但不绕圈,那太远,有道阶梯可以直接进入学校,也就三十阶左右吧。上了这阶梯,是学校一楼,再把东西搬上二楼。


平常这样运动还行,只是要来回几趟,要搬着重物,还得戴上口罩,我们要用加倍的力气把氧气抽进肺里。于是大多数人爬上阶梯,会先放下东西,到一旁拉开口罩,大口大口地呼吸几下,补足氧气,再把口罩拉上,回来把东西搬上二楼。


完成了这段有氧运动,就回到了我们熟悉的动作,装台、测试、化妆、排戏、演出。虽然,演员和小朋友间隔拉大了两公尺,所有观众都戴着口罩,但场上的热闹与欢笑,依然是如此的熟悉,而且美好。


演完,再一次的搬运,氧气的激烈交换再度进行,我们从未如此清楚地意识到,「呼吸」应该如此用心又用力。


回到东华大学,已晚上六点多。卸完所有东西,我们并没有休息。各组人员又分散到不同工作地点,和另一个戏的团队会合,排练的排练、工作的工作。晚上十点,工作进度完成。今天演出的人又**了。干什么?为今天的演出进行检讨,同时准备了消夜--葱油饼。


十一点五十分,检讨结束,今天一早不到七点就**的一批人,连续工作了十七个小时。有点辛苦,但这辛苦的一天有句话让我记忆很深刻。演出结束,搬完东西,一位喘气的大女孩站在阶梯顶上,望着眼前的山,说:「这里的山好美!」


虽然辛苦,虽然缺氧,但我们还是看得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许子汉/十七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