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上田莉棋/前行南极(四)

以为来到南极就是一片冰天雪地吗?望向南极半岛的欺骗岛(Deception Island),整片土地都是黑色的火山沙土;极地科研人员发现,南极至少有一百三十八座火山,呈C字型的欺骗岛就是其中一座,而且沙土也带有微温呢。这座岛上有一座座已呈铁锈色的大型建设,歪斜地被遗弃在黑土中;人在其中,有种置身科幻电影内,地球末日百年后,从太空再度回到地球的苍凉感。


现在的南极只有少数的科研人员季节性短暂居住,总数大约在一千至五千左右。但在十九世纪,人类第一次到达并开始发掘南极后,欺骗岛不幸成为地球南端最血腥的地区。人们来捕猎海狗,剥皮做皮草,区内海狗数目一度大减九成。到二十世纪初,这里又变成捕鲸重镇,高峰期有好几百人在此工作。他们先从最大只的蓝鲸捕杀,数目少了,就转捕长须鲸、座头鲸、小须鲸等等;脂肪拿到现已成废墟的炼油厂提炼、储存,用来做燃料,甚至做成涂面包的人造奶油(Margarine)。


导览人员拿着以前的照片对比,眼前的弯月海岸,曾躺着一只又一只腐化的鲸鱼尸体,而整个海岸都因屠宰鲸鱼而变成血红色;那些人甚至要开船到岛的另一边取雪作食用水。只能庆幸在1980年代,南极一带的捕鲸已被禁止;但日本、丹麦到今天仍在其他地区捕鲸。


二月底的南极不太冷,北海道、韩国的冬天肯定更冷。地球暖化,在南极尤其明显。本来应该是白雪一片的地方,我们踩着的是雪半融后又结成的冰。我参加了冰洋划艇,接近冰山时,看到冰山一直在融化、滴水。同行的友人一直抱怨没放晴,我说宁愿南极保持灰天下雪,那才是南极该有的天气;有时候,我们只顾着自己旅行玩得爽不爽,都忘记了地球本来就该有不同的天气,一直放晴、干爽,才是害苦了当地的动物和植物。


我很喜欢船上的科研人员,总会在每天举行不同的南极讲座。平常住在城市,大概觉得南极天气变化,跟我们没有一点关系,但原来南极的气候除了影响海水水位上升外,也对整个地球的海洋流,连接到我们这边会不会刮季候风、下暴雨,都产生影响。其中一位科研人员说,当他回到美国,坐在屋外感受到一阵风吹拂,他想起的是南极的冰山、海洋变化,怎么跨越了三分之二个地球带来了这道风;他笑说朋友觉得他是神经病。但我们身在地球,本来就是环环相扣、整体性的存在。这一波疫情也好,一直以来的气候变化也好,始终都是共同承担的命运。


我不曾一次听过有人说,南极除了费用惊人外,就没什么;我替这样想的人觉得可惜。这里的冰、海、生态、历史,都是这么的独特而微妙,静待着我们去珍惜。随南极的旅游季慢慢结束,日照时间又从夏天的日不落,缓缓迈进没有日出的黑暗冬季;恍如告诉着人类:你们该离开了,把这片白色天地留给动物们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上田莉棋/前行南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