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林予晞/技术与自由的关系

工作以外的休闲时间,我热衷于研究生活中的技术,喜欢知道事物组成的原理,渴望探索万物的起源;用数位相机拍照的时候,我便好奇本来底片相机是怎么运作的,学会底片摄影之后,我就想知道底片怎么冲洗的。除了原本就是好奇宝宝以外,我在成长的过程中也发现,懂得实作的技术,是与世界自在对话的基础、是解放自由的道路。


小时候,我们家常常是爸爸开车载着大家到处跑,长久下来,会开车的妈妈就不再开车了;我原本觉得这是一个很合理、很幸福的分工状态,但我渐渐发现一件事情:只要爸爸不在家或是想休息,全家就不会出门;或是勉强出门了,结果大家情绪都不好。当然你会想,那搭别的交通工具就解决啦?我也想过千百万次,为什么不一起搭计程车就好,但生活就是这样,我们会下意识地循着已经成形的道路前进,很少会主动检视或调整现况,必须等到现况出了巨大的问题,才会迫使大家思考是否还有更好的作法。


因此从小我就渴望学会开车,对我来说,这是行动自由的先决条件;十八岁生日当天,我立刻考了驾照,骑上摩托车,头也不回地骑往自由的康庄大道,再也不需要在情绪绑架的漩涡里委屈求全,真是有如那知名的卫生棉广告所说的:「靠自己,好自在。」体会到自我掌控的快乐之后,我开始对各种生活技能产生了强大的兴趣,什么都想靠自己的双手试试看。基础的水电、笔电升级记忆体、灌电脑、修冰箱、学习使用复杂的相机等等,这些功夫在入门阶段时,我都是爬文习得,网路上的神人们便是我的师父。


我可以看到习得技能之后的自己独自完成工作的样子,不用因为请求他人而感到不好意思,向专人学习时也不会一头雾水。获得的技能愈多,情绪的自由愈多;懂得愈多,能感到自在的环境也愈多;在修车厂里不会感到不知所措、在暗房里觉得好像在自己家、在电玩的世界里不是总是被爆头的那个、在3C卖场里跟店员交流时感到确实的快乐……当然,做不到的事情还是很多,但至少在生活中我可以不用把自己困在一个基础的小圈圈里,或是遇到困难时能有一些概念去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磨练技术是将自我从束缚中解放最实际的作法,除了解放自己的意志以外,还有机会替摸黑的人点灯,甚至替扛着重担的人分担一点重量,在他们撑到崩溃或是黑化以前,我们可以有能力为自己与身处的环境做点什么。我想起冰岛总理,卡特琳·雅各斯多提尔在聊同工同酬这一题时所说的:「如果你想要改变文化,就不能只是坐下并且等待,你要为这件事做点什么。」


幸福不会突然降临,但若我们能在生活中一点一滴、实实在在地自我实践,巨大的城堡也会有盖好的一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林予晞/技术与自由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