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小美/没有命名的猫

有命名的猫是危险的,没有命名的也是。书店外最近来了一只新猫,白底虎斑,身材短小丰润,尾巴胖短,那形状像极一个套了毛茸茸降风噪毛套的声音收集器。四条白白短短的腿,跑起步来速度之快,装设了什么喷射火箭似的,一下子便消失在窄巷里。


知道它的存在是发现另一只固定喂养的橘猫阿橘,碗盘总是清洁溜溜,空得太有「回音」了。放饭时,阿橘不知道从哪里「悟」来一种吃饭法,总是先净空上方的半罐罐头后,就悠转坐在某处开始「洗脸」(猫吃完饭会有固定清洗自己的习惯),不知道过了多久,它才忽然想起什么,从某个高处跃下,朝饭的方向再次走去。


若人在现场,它会边吃边在你身边兜转,你得把饭碗移向它所在之处,甚至频繁地移来移去,因为它经常不肯好好吃饭。如果刚好有人举起望远镜在进行什么生态观察,还是刚好从直升机上俯视到一猫一人,肯定以为这人在练什么神秘的拳法,而师傅是一只猫。


碗空荡得太有回音了,像刚刚从对面的山传回来。起先,我们并不以为意,以为阿橘近来食欲极佳,加上思及它辛苦的街头生活,吃这么多是应该的。但阿橘不胖反瘦,身体却不像有异样貌。直至某日,模糊看见一个身影闪进巷里,彼时阿橘正坐在车子附近,才意外发现白底虎斑猫。然而,它总是神出鬼没,常常使我们摸不着头绪。有时候多放一些,却不见饲料见底,反而引来蚁群;少放的时候,又空得彻底。


想着就多放一点吧,一天、两天,有时三天过去,饲料看起来仍然没有动过的痕迹。阿橘也仅是吃完它自己的那一份,就跑去溜达了。那段期间只好又调回平日的放饭量。


这只虎斑猫实在太古怪了。当然,它不是对着我们展现古怪,而是让阿橘来「通风报信」。阿橘想玩耍时来书店门口喵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有时会先忽略,毕竟得先处理书店庶务。几次糊弄过去,愈发觉得不对劲,并非真识得喵叫的真义,而是阿橘来得过于频繁,人走出去后,它也没来脚边蹭磨,反倒是头也不回地,边喵边朝放饭的地方走去。


循声而去,见到毛茸茸的胖短尾巴放松地维持在半空中,听到啄饲料时,饲料掉落碗里的轻微碰撞声,我才像一个晚到很久的马拉松选手,硬要张开双手,闯越虚空的终点线。只不过,我是真的张开双手,挥了挥手臂,赶走白底虎斑,让阿橘去吃剩下的饲料。


陪着阿橘吃剩下的饲料时,笑了出来。如此胆小的猫,竟然还这么聪明会搬讨救兵。忘了在哪一本书里看到,好像是《猫的痴情辞典》吧,说猫是领域性很强的动物,它们不会随意抛弃自己生活、熟悉的地方;同时又对这个地方不带任何感情与迷恋,只是出于藏身、觅食的需求,并且会固守领域防范同类「涉足」,而固守的方式通常是留下自身的气味。对照一下这个说法,发现阿橘固守地盘,竟是使唤猫奴现身。这倒是让我开了一次眼界。


猫要奴去,奴不得不去,这是猫奴守则之一。但是,白底虎斑猫来了就是来了;走回书店再拿了一些饲料,将碗推进一间老屋的后门底,我躲在不远处探看。


听见了,饲料掉落碗里发出轻微的碰撞声,是那只没有被命名的猫,来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小美/没有命名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