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爱上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有时会付出更难受的代价

韩国导演李胤基的电影《关不住的诱惑》(A Man and A Woman),由当红男星孔刘与坎城影后全度妍,饰演一对外遇恋人。他们都是为了让自己生病的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顾,将孩子送到了芬兰的特教学校,他们也到了那里生活,在接送小孩的时候认识,而他们对彼此的欲望温暖了冰天雪地异乡的彼此。中文片名看来带着市场取向的操作,「诱惑」一词又加深着人们的**印象。但看英文片名《A Man and A Woman》,直译为一男一女,虽然有点单板,不过也给了我们一点开放的想像,想像这一男一女,是什么样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女人?他们的生命又是如何碰撞在一起?

这一男一女,说起来也是孤男寡女,虽然孤男寡女常用来形容单身男女的身份,而片中男主角金奇弘与女主角李祥敏都是有婚之人,但若用「孤男寡女」来形容他们的内心状态,说来并不为过。

李祥敏自己带着孩子独自在芬兰生活,而有自闭倾向的孩子,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有自己独特的规则,难以被外人理解,母亲能给的只有自己的温柔与耐心的陪伴,可是这样的孩子难以回应母亲的情感,敏珠是很坚毅又温柔的母亲,但这样的爱像是单向的,像是石沈大海,她只能自己消化孩子的无感,甚至攻击。她的先生在远在天边的家乡,敏珠只能自己承受情感上的孤单与失落,承受异乡里的陌生与孤寂。

但她也与孩子形成一种共生关系,这表现在她不放心孩子一个人独自参加学校的露营活动,她想要陪着孩子一起去,她说他的孩子没有她不行,但其实这话表达的是她自己没有孩子不行,她的生活、她的自我价值都在这个孩子身上了。

她渴望被人渴望着。

金奇弘带着一家三口来到芬兰,太太年轻,但情绪不稳、个性多疑、不时又有**举动,小女儿则有忧郁倾向,鲜少说话。说来,家对他而言,已经不是温暖的避风港,家反而像是个病院,而他是这里的院长,负责照顾所有的人,他的爱说来也很像单向的,他的情感是压抑的、封闭的,也没有人能够给予回应。

而他希望自己是被人了解的。

这对孤男寡女,也是俊男美女,他们在异乡用身体温暖了彼此,那是让孤寂之人最直接、最强烈感受自己不孤单的方式。不过对祥敏来说,这仿佛只是场***,只是寂寞肉身的需要,或许这也是她自己内心处理自己外遇的解释:我们只是发生性关系而已,我没有要放弃原本的婚姻与家庭。因此她也不想留下姓名,或多认识彼此,也希望关系到此就收。

但奇弘的表现似乎说着他不想仅此而已,他不断想办法接近祥敏,追求她、打动她。他不只想跟她****,他也想跟她说话,祥敏已经成了他的情感寄托。

他爱祥敏吗?他已经不爱自己的妻子了吗?我想他自己可能也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祥敏曾说奇弘说话有一种「是,又不是」的模糊暧昧,而这模糊的表达其实也可能反映着他内在的纷乱与模糊。说来,他与祥敏一点也不熟,但他好像很快就把自己的心给了对方,热烈追求对方。可是他也从未提到自己与太太的关系,我们无从得知他对妻子的感觉,从他的行为实在很难看见他真正的意图,很难看见他对未来的想像究竟为何。

但要抵档一个帅哥的温柔攻势,真的不是容易事,祥敏从奇弘身上满足了被渴望的渴望,这让她渐渐动了心。甚至奇弘后来还给了她承诺,给了她共奔天涯的想像。而女人一旦动心了,就是真的动心了,不顾一切地爱了。而电影里男人的动心却是一时的,当奇弘的太太表达自己对丈夫的亏欠、回应了丈夫的情感、孩子的拥抱也让这位父亲得到温暖之后,他选择留在婚姻里,留下空等的祥敏。

奇弘的外遇像是自己在处理家庭压力的方式,他对关系的渴望是有人能回应他的情感,而当太太能够回应之后,他也没有离婚的理由了,他要负责任地做个爱家男人。

只是,现在他无法回应的是,祥敏对他的情感。不过实在也很难把他贴上玩弄别人感情的渣男标签,说起来,他只是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男人,但爱上这种男人,有时却要付出更难受的代价。

两位主角的诠释都很精准到位,全度妍收放自如、孔刘也把一个男人的深情与胆怯作了有说服力的表达。这是一部对情感细腻刻画的外遇电影,主角的每个步伐都叫人挣扎,但那些挣扎的步伐,也成为给我们警世的参考图像,让我们去想我们自己在关系中,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与女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爱上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有时会付出更难受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