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谛听植物横跨时空的轨迹

《为单字安排座位的人》一书,由韦氏字典编辑柯芮.斯塔柏所写,畅谈她参与编撰这本美国最畅销字典的背后秘辛与艰辛,写得细,道得精,本身就像本字典,却又幽默,是身兼笑语集的字典,字里行间有声有色。


且让我从这本书谈「色」的段落说说,作者是如何精细道来娓娓。在第十三章,由于某新闻网的影片,「nude」(肉色的)一词引起风波。片中女子引用韦氏字典线上条目,讲出这字的三个定义,第三个是「拥有白人的肤色」。**信涌向编辑部:难道白人的肤色才叫肉色,黑人(或华人)的肤色不叫肉色?


我对颜色恰有些研究,对此议题可先补充几句。文化不同,对颜色的解读与指涉各异。比如华人是黑发,老了明显变白,故称「白发」;白人是金发棕发红发,老了不觉得是变白,倒称「gray hair」(灰发)。中文的「红茶」,英文是「black tea」(黑茶);中文以「眼红」表示嫉妒,英文称「green eyes」(眼绿);我们的「红糖」,在西方是「brown sugar」(棕糖)。我们眼中的红,在洋人眼中不见得红。


色不仅是色,犹盛载文化。再以红为例,红在汉语极富褒义,予人兴旺、热情、成功、喜悦等联想,如「朱门」、「朱楼」、「红运」、「红利」、「红榜」等正面词汇,红包、红烛、春联、鞭炮皆红,大红灯笼高高挂。相较之下,红色在西方偏负面,象征流血、屠杀、**、灾祸、不祥,如red battle(血战)、red alert(戒备)、red neck(乡巴佬)、red cent(贫穷)、in the red (赤字)。无怪乎华人传统穿红衣结婚,洋人则穿白纱。


说回书里的肉色(nude)争议。原本这字指白人肤色无不妥,在地球村时代却不安。作者为这字上穷碧落下黄泉,连陪女儿逛百货都在注意睫毛膏和粉底霜如何用字,欣然把写着「肉**调」的眼影拍照留存。隔天上班,她上网搜寻「肉色唇膏」、「肉色眼影」、「肉色妆扮」,发现各种棕色、深粉红、淡紫色的口红图片皆标上「肉色」,黑灰白棕的眼影亦标肉色,肯定不同于「白人的肤色」。字、色与指涉令人头疼。


她写信给同仁著手修改「肉色」的单字定义。两人先改成「与肤色匹配的颜色,尤指女性内衣」,但这没涵盖唇膏和眼影等用法。之后改为「与肤色匹配的颜色〔通常为淡米色〕,如肉色袜子」,但「通常」一词使他们坐立难安,又像在说黑人的肤色不是肉色,白人才属正常。


最后他们决定用可靠的绝招「such as」(例如),代替暗示白皙肤色才标准的「通常」一词。作者又建议括号加上「棕褐色」,表明「肉色」实指一系列颜色。最终修改版的定义是:「与穿戴者/化妆者肤色匹配的颜色(例如淡米色或棕褐色)〔肉色**〕〔肉色唇膏〕」。大功终于告成。


书中这类小故事俯拾皆是。「婚姻」的定义掀起文化战争,「bitch」(**)的定义害男女编辑争吵数百年,一个单字的定义可能得花好几年才出炉,斟字酌句费工夫。就如我们的白发是洋人的灰发,不同人看字,字义也不同,到底所指何涉?得靠字典设法精准捕捉。至于精准捕捉字典秘辛的书,就属这本《为单字安排座位的人》,待读者各就各位,随作者一窥众单字的座位与作为,真伪与真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谛听植物横跨时空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