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五个女子和一间饭店

小说已经拍成戏,那是方梓第一部长篇,《来去花莲港》,摇身一变,以《新丁花开》的姿态,卓然绽放,搬演了一场精采好戏。


暌违八年,方梓完成了第二部长篇《谁是葛里欧》,再度跃上戏梦人生舞台。两部小说从这里到那里,言情写意,尽在自序。〈她在小说的世界挑衅我〉,方梓悠悠说起,自己在写小说的时候,头上好像顶了个电影院,「脑海里全是真实或虚构的人物、情节、场地」,一直放映。小说写完了,电影院也消失无踪,不必拖着一群人,身心俱感轻盈,但有时,还是会看到小说人物走在街上,或是书房,那样的「残影」。


小说神奇,就在这里。不是只有写小说的人在不写小说的时候会有残影随行,读小说的人在不读小说的时候也会。《谁是葛里欧》读后好几天,几乎就在远方我的眼前闪过,越来越清晰,五个女子和一间被叫作「葛里欧」的饭店,越来越像一个梦。


葛里欧是谁?他当然不是饭店老板,也不是经理或门房。而是传说中,说故事维生的人。「写作,其实就是葛里欧,只是在神话的国度,角色们才是葛里欧,不是写作者」,方梓用这段话,真亦假来假亦真,赋予了角色生命,但只有自认自己的故事很精采的人,才是葛里欧。


《谁是葛里欧》,一开头就定调了人类自古以来文字创作的奇妙能力,让两个横空出世,既可爱又无厘头的「魔神仔」,游走现实与想像,穿梭任意门。一个是海上百年龟灵阿绿,一个是山中千年树精胖茄苳,借着山海精灵叽叽呱呱的对话,交会出五个女子,不同年龄,不同背景,不同际遇的故事线条。


这条线上上下下,是断线ㄟ风吹,左右延伸,是山海的弯转,溯游从之,来到了百转千回,女人情事的桃花源。在我们之前的台湾女性,是雨夜花、桂花巷、油麻菜籽的命,而我们之后,女人早已跨越性别,改写了她的一生。方梓大量采撷母系神话的轻,挣脱女性沉重包袱,在台湾这块土地寻根踏查,更饶富童趣,带点不合时宜的天真,说故事如跳房子,一下子单脚跳,一下子双脚踩,来来**一直跳,起点是花莲,终点又回到花莲。角色们在小说里,「就只是文字」,但被创造了出来,活在我们身边,就是我母我姨,你我的姊妹,自己的女儿。五个女子跳啊跳,一不留神,就跳出了小说世界,盖起了房子。


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们相信,这饭店就矗立在东海岸,因为他强而有力代言了花莲的观光,推波助澜了女性岛屿旅游,梦想在起飞。


下次去花莲,请来找葛里欧,不,来住饭店吧!那是一间拥有无数个「自己的房间」的故事饭店。谁来说故事?谁是葛里欧?我想只有您了,亲爱的小说之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五个女子和一间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