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栽种九层塔的台湾料理店

以前,我不爱九层塔的特殊气味,到市场买菜时,经常婉拒摊商赠送。但自前几年开始,我总在春天来临时种下九层塔,种下的是温馨记忆,因为它浓郁的滋味令我回味无穷。


那年举家迁居日本,某日傍晚,女儿吵着想喝珍奶,于是我们母女沿着家附近的河畔往前努力寻找思念的故乡甘味。


途经一栋商办大楼,瞥见墙角种有几株似曾相识的植物,我蹲下端详,长出嫩叶的是九层塔。正好奇怎会有人在都会区角落栽种九层塔时,抬头瞧见通往B1梯间写着「台湾料理」的招牌,眼睛为之一亮,快步走下阶梯进入店内。


是个十余坪的店,店内坐着几个日本男士举杯对饮台啤,大声谈笑。老板娘笑眯眯过来招呼,结果让我们大失所望,没卖珍珠奶茶,饥肠辘辘的母女俩决定先坐下吃顿饭。


女儿点的三杯鸡端上桌了,我皱眉正想是否动筷时,老板似乎看穿我的心思,笑着劝说:「吃看看!九层塔很新鲜喔,是我种在一楼转角的。 」昏黄的小店,来自故乡在此生根的九层塔果然将三杯鸡调味得芳香美味。


闲聊中,得知老板夫妇是年轻时来日打拼的中部人。此后,我懒得烧饭时,便到小店解馋,顺便给孩子带几样便当菜或炒米粉。


春暖时节,老板推荐筊白笋天妇罗,我也会点盘他在九州南部种的A菜。端午粽香,我们大快朵颐之余也一解乡愁。秋凉时分,来碗热腾腾的菱角排骨汤,暖和又饱足;秋末初冬,老板在日剧《阿信》的故乡山形县种的台湾菠菜,茎叶硕大却相当清脆可口。而只要遇到想吃九层塔蛋或炒海鲜的时刻,我就先去摘取九层塔叶,再走下楼交至厨房。


返国前夕,老板夫妇举办忘年会兼送别会,两家孩子的老师和时常在店内遇见的几位日本教授也受邀出席。人在异乡,天寒地冻之际,在乡亲的小店围炉,品尝主人老母亲的手作炸年糕,那种温暖、幸福与感动,至今难忘。


返国两年后听闻,因周遭企业陆续搬迁或组织缩编,那家小店生意大不如前,老板只好忍痛休业回乡下养老了。


缘起于九层塔,在旅日岁月中得幸尝到故乡美味。台湾料理店里藏有许多胼手胝足、汗与泪的故事,也充满异乡游子浓浓的思乡之情,它曾经满足了追寻台味的日本人,也慰藉了孤寂无奈的海外游子,更拉近了有缘相识的彼此关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栽种九层塔的台湾料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