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独自养育,更要寻求支持

最近的用餐时间,我经常见证跨越一甲子的忘年之爱。


「阿嬷帮我拿那个。」小犬说。


「不会自己拿吗?好啦!阿嬷是欠你的吗?」我妈说。


「阿嬷,妳不是欠我的,妳是爱我的啦!」


「好啦!我的小爱人。」


「我的老爱人,阿嬷我爱妳!」


通常这个时候,我心里会想:「你们一定要在我面前晒恩爱吗?」我小的时候很少对我妈说「我爱妳」,老妈年届七十,他们那世代的人也很少对伴侣、家人说这样亲密的话。我妈这辈子听过最多的「我爱妳」竟是从小犬嘴里讲出来的。


自从当了单亲爸爸以后,我尽量每天接送小朋友上下课、陪伴小朋友吃饭,晚上帮他洗澡、念故事书,然后哄睡。


日复一日,这样的工作确实让人疲累,但并不觉得辛苦。


我经常觉得母性有部分是天生的,但也有很多是后天社会的建构,我们赋予女性太多母性的负担。对我而言,照顾孩子那块流露出来的天性是我自然感受到,并且愿意付出。然而,社会上或许还没有太多空间让男性可以尽情地展现自己照顾孩子的天性。


如果我们都将照顾孩子的责任交给女性,女性的负担就会过重,特别是现在的社会以双亲皆须负担经济的家庭居多。母亲要照顾孩子又要兼顾事业,当然会吃不消;对于单亲家长而言,情况也是如此。当我面临单亲的状况时,有时一个星期会有一两天的晚上有工作,为了不让自己吃不消,并让小朋友有大人陪伴,我会寻求周遭的支持,亲友也会主动伸出援手。


五岁的小犬本来一定要跟我睡,然而在尝试跟他阿嬷睡了几次后,发现阿嬷是相当有耐心的陪伴者,而且可以陪他一觉到天亮,不像我陪睡一阵子后就得起身去书房工作到深夜。阿嬷的耐心获得了小犬的信任,使我忙于工作时,小犬的身心都有了照料。


我的父母结缡四十载,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于是母亲自从父亲六年前往生后,因为不习惯只剩自己独眠,每晚都开着电视直到睡着。我老戏称她本来在看电视,后来是睡着给电视看。然而身为子女,也不知道该如何填补母亲心中的空缺。


幸好,小犬的出现让她有了心灵寄托和陪伴。我想起小时候父母忙于事业,将我送往鹿港的祖母家寄宿,记忆中祖母总是耐心且细心地照顾我,让我在幼年时依然能稳定发展。


身为单亲家长同时要负担经济和照顾小孩,但不要所有责任都自己扛。以我为例,分享照顾的责任,不仅小朋友得到良好的陪伴,也让长辈有了新的寄托,对大家都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独自养育,更要寻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