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谈话之道

在众多工作中,我对调解最感兴趣,常鼓励当事人优先考虑用调解取代诉讼解决纷争,快速有效率,利人利己。不过,并不是所有当事人都能马上接受,很多时候需要法官从旁引导。


举例来说,我曾负责调解一件房东**房客、请求返还租金的案件,案情是原告主张被告积欠数期租金未给付,经催告仍不给付,于是依法终止租约,并要求房客返还积欠租金及房屋。该案原审判命被告给付房东新台币三十万元,但被告上诉表示生病又无工作,该处放置祖宗牌位,若返还房屋则祖先无处可去,希望**帮忙排定调解期日。


第一次开庭,上诉人(房客)未到,经查询发现他已过世,便发函请他的继承**、子代跑一趟。开庭时,这位妻子表示因丈夫家暴,她声请保护令,之后不曾见面,自然没理由帮他偿债。


我问她,是否曾办理抛弃继承或限定继承事宜?她答没有,并表示:「我问过别人,别人说我没办妥抛弃继承或限定继承,须清偿债务。」接着,我问被上诉人(房东)有无调解意愿?被上诉人告诉我:「他欠租已久,又把房子弄得很脏乱,打扫跟消毒工作都相当费时费力,他们至少得把欠租还清、房子打扫干净、消毒。」


这位妻子听了以后,对被上诉人说:「我打听你的为人,邻居都称赞你是世间少见的大善人。现在我当清洁妇,一个月才赚三万多元,可否十万元和解呢?」


被上诉人摇头:「欠租三十万元,才十万元就和解,我太吃亏了。」


●引导非主导,同理非同情

眼看谈判就要陷入僵局,我思考房东拒绝的理由,同理他经历数次与房客沟通的疲劳,以及本来坚持要三十万元,如今一口气变成十万元,下不了台的心情,便想找出对房东有价值的事物,鼓励交换,说服让步:「他家祖先牌位仍放在租屋处,而祭祀祖先是华人慎终追远的习俗,要是没谈成,牌位能移去哪里?又要给谁供奉?可若是谈成了,他的家人便能掷筊请示祖先,迁走牌位,还你空屋。」


房东想了想,说:「那移走牌位时得消毒、打扫干净喔!」


就这样,双方顺利达成和解。


调解是一个心理互动过程,除专心听取说法外,还要专注观察一些非言语讯息,例如眼神、脸色、说话方式,好进一步研判真实想法,不受「表面说法」误导。同时间,也要顾及「引导非主导,同理非同情」,以理性、客观态度正确判读讯息,拟定谈判策略。调解是美妙工作,为当事人付出时间、心力协调,会更加了解当事人的心理,视野跟心胸也会更加宽广开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谈话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