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天才小厨娘

做菜是一门功夫,讲究的人称艺术,一般人纯为果腹,生为现代人最幸福,一辈子十指不沾阳春水,上至米其林餐厅,下至路边小吃,全都可以靠网购;不像我在饥饿逼迫下,从有记忆起就开始掌厨,练就一身糊口功夫。


因为家里二甲多农地种稻种菜,父母终年早出晚归,特别是韭菜花盛产季节,为了保持鲜嫩,清晨四点全家都得下田摸黑采收,才赶得及太阳升起前载到市场卖,收工后哥哥们急着赶去上课,谁也顾不得没饭吃。


我一人独自看家,第一次饿到前胸贴后背,不得不自力救济,虽然没钱买零食,自家米和菜倒不虞匮乏,只是个子太矮看不到大灶锅底,必须搬来小板凳助阵。洗米加水用火柴点燃稻秆,竟然将稀饭煮好了,还没进小学的我,从此开始为家人煮三餐,成为镇上最小厨娘。


即使没人教,厨房混久了,做菜也有三分样。初期我只会红萝卜炒高丽菜,蒜头炒豌豆荚、菠菜、A菜等,或葱焖丝瓜、虾皮炒瓠瓜、姜丝煮茴香汤。渐渐地,我捡鸡窝里刚下的鸡蛋,进阶做韭菜煎饼、萝卜干煎蛋、蛋香面筋白菜卤等。


逢年祭祖时,我还会跟前跟后,学母亲五花肉加面轮、八角和腌瓜红烧、香煎白带鱼,或煮姜丝虱目鱼汤等菜色,直到有一天哥哥们参加农会举办的四健会,回来示范糖醋虱目鱼作法,让我大开眼界学会调味变化。


资优生的晚餐,竟是空心菜三吃

有一天黄昏,我正在捡菜,读高中的大哥突然带同学回家吃饭,来不及去田里摘菜,只好用厨房仅有的豆干、豆豉和辣椒炒空心菜梗,鲜嫩的菜叶煮汤,再用蒜头炒全株。大哥吃得怡然自得,但我想他同学一定不敢相信,全校第一名的资优生,餐桌没有营养的鱼肉补脑,晚餐竟是空心菜三吃,回去一定会忍不住爆料吧。


事后我很懊恼,如果我煮南瓜汤当点心,就不会显得寒酸,家里南瓜一颗重达二十斤,随便切块连皮带子,放入爆香姜丝的大锅中煮烂,加点糖和盐调味,就非常香甜浓郁。哥哥们放学后,经常端着碗围在晒谷场,边吃边吐南瓜子壳,给等着抢食的鸡鸭吃,可惜那天来不及煮。


上小学后,我是母亲身旁不可缺的小帮手。除夕前,得洗蒸笼让母亲蒸香蕉油年糕、用我采的黄槿鲜叶蒸发糕,年后怕发霉切片晒干,收藏在大铁桶里,肚子饿时小火慢煎,美味极了。接着,元宵节学搓汤圆拜土地公,清明节去田间摘鼠麴草做粿扫墓,端午节摘洗竹叶包粽子,七夕在汤圆压凹痕做糖粿,用来装织女的眼泪,中元节则用「酸菜花生菜炸」和芋头米粉等食物,放满整个门板,普渡好兄弟。一年中就只有中秋节没烤箱无法做月饼,但仍会煮一桌菜祭拜祖先。


除了母亲的传统绝活,我也有自创拿手零食,将花生和白米小火干炒至变色,再和融化的糖拌匀压块做米香,那焦糖甜香滋味让人回味无穷;蚕豆盛产时,把它晒干炒熟加盐调味,就成了家人随手解馋零食。而当小厨娘煮饭最大福利,就是丢几颗地瓜在灶底,当饭起锅,香喷喷的地瓜也烤熟了,我最爱的就是在大锅底留一层金黄色锅巴,只需撒点糖,超大片香酥甜脆点心就完成了,夕阳西下家人未归,我已心满意足地吃饱了。


不过,稻谷收割时我最害怕送割稻点心,作法虽简单,仅爆香葱将地瓜面条汤加点盐和芹菜就成了,但是用扁担挑两个竹篮,装地瓜面汤锅和碗筷汤勺,得走半小时、穿过三个里才到田里。当年我瘦弱无比,沿途气喘吁吁总要停好几次,让疼痛不堪的肩膀喘息一下,之后再走回来,全身骨头都快解体了。


上国中后,我变成可以下田的劳力者,煮菜偶尔为之,直到婚后才重新掌厨。回顾年幼穷则变变则通的做菜天分,都不禁佩服当时的自己,现在的我虽然擅长烹饪,却再也煮不出贫穷时知足满足的幸福味道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天才小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