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家人关系】可乐果/小姪子的世界

图/黄鼻子

一直记得小姪子一岁多时站在家门口摇手对我道别的情景。


小姪子是哥哥的第一个孩子。因为他的到来,父亲从工作了五十年的职场退休,还特地去上了保母课程,只为了照顾这个小孙子。


空闲时回娘家,总是看到父亲和小姪子玩耍的天伦图。从前,不曾放下威严脸孔的父亲,的的确确被小姪子融化成和蔼有趣的长者;退休前一向秉持君子远庖厨的父亲,真真实实为了小姪子成了十八般武艺都懂的阿公──不论是摄氏几度的水泡几汤匙的奶粉、判断奶娃儿哭泣是何需求、帮小娃儿洗沾满黏糊大便的小**,拍嗝、哄睡,陪小娃儿玩图卡、叠积木,或是天气宜人时推他到公园溜滑梯,到远一点的田野寻找蝴蝶、捕捉高铁飞驰而过的影踪,为小娃子哼唱儿歌……一切,都因为小姪子的诞生而丰富多彩。


而后兄嫂喜获千金,小姪子当了哥哥,也满两岁了,哥哥便将他送到幼儿园学习团体生活。原以为一切都依照日升日落自然运行,但随着幼儿园老师告诉兄嫂有关小姪子如何不适应群体生活的点点滴滴,甚至建议带小姪子去看医生,一切变了旋律。


医生说小姪子的发展迟缓,又说了他有类似自闭症的症状。因为医师的评估诊断,我们连结了小姪子儿时的一些样态,终于能理解何以他听到某些声响会躁动,何以洗澡时会哭泣到像被虐待,何以分外喜爱转圈圈的游戏,何以渐长后他与人互动从不看对方的眼睛、类似自言自语的种种与众不同。


兄嫂开始每星期请假两次带着小姪子复健,希望他的肢体动作能像同年龄的玩伴一样灵活;全家人也开始练习如何和小姪子相处、练习如何帮助小姪子人际互动。有时看到小姪子陷入执拗疯狂哭闹,而兄嫂引导无效时的无奈模样,着实让人不舍。


父亲与母亲,其实并不完全理解小姪子的病况,只觉得这个孙子不大一样,需要不同的陪伴方式。母亲甚至曾私下问我,是不是哥哥对小姪子太过严厉,才让他变成这样?有时,母亲看着小姪子的进步,又对我说小姪子是「大只鸡慢啼」。


幸好,在全家人的耐心陪伴,以及专业人士的指导下,小姪子愈来愈能够与我们自然互动。即便仍然会发生类似:「你看!妹妹好热情,哥哥都不理人!」这样的不知情人士的评语;但我深深相信,站在门边跟我说:「bye bye!」的小姪子,未来仍可以悠游在他的世界,以及这个世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家人关系】可乐果/小姪子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