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华贵浓艳与国色天香——洛阳失牡丹长安得芍药

华贵浓艳与国色天香——洛阳失牡丹长安得芍药(图1)

当此疫情肆虐,人心落寞、万邦惊恐之际,愿牡丹、芍药的雍容华贵,带来春之喜悦;更要感谢上苍庇护大自然的美意,祝祷四季递嬗、朝起日落,万物依旧循序如昔,早日回复平和静好的日子……


值此春暖花开、万物迎春的四月,原本应是舒心、郊游踏青好时节,却不巧面临人类浩劫,无法捉摸的疫情,致使人心散痪、惶惶不可终日……居家的这段日子,缅怀一直以来对春花的激赏与眷恋,提起笔来书写其中的佼佼者——牡丹,这象征富贵的牡丹,已然绽放开花了吧?且让我们追随节气轮转的脚步,一起探讨欣赏「花中之花」;但愿宜富当贵之花,能带来蓬勃朝气和生命的喜悦,大家同心来抗疫,彼此温暖守候,平安度过这个难关!


远溯牡丹花在唐代,它是皇宫之花,因花名贵,有绚丽多彩之姿、纷繁幻化之形、沁人心脾之香,与古典美人一样,拥有倾国倾城之貌、雍容华贵之态,在百花之中,艳压群芳,独领**,博得「竞夸天下无双艳,独占人间第一香」的美誉;是以独步天香的牡丹素来被称是无双国色,所以也是「花中之花」、「花中之王」。

华贵浓艳与国色天香——洛阳失牡丹长安得芍药(图2)

向往洛阳「牡丹花开动京城」盛况

以前笔者就读艺术学校国画组时,老师陈俊甫先生曾拿自己画的牡丹给大家临摹;当时在台湾未见过牡丹,后来从书上看到,原来牡丹种植在河南洛阳,每当暮春时节开放时,盛况空前——「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从此对所谓富贵花的牡丹,充满好奇亟想了解。忘了是什么机缘,认识一位从洛阳来,专画牡丹的画家,见到我忙着向我推销他的牡丹画,我却向他打听有关牡丹花的诸多细节,他告诉我:「想看牡丹,一定要在每年清明到谷雨之间,也就是农历三月廿日前后,牡丹才会开花。」


洛阳行只见人潮不见花

工笔画家张克齐,有年元宵节吧,在画展相遇,他说想到黑龙江看丹顶鹤,我说想到洛阳看牡丹,两个人约好,何不在北京碰面,再飞洛阳呢?后来才知道洛阳没机场,从北京去,要先飞郑州,再雇车跑约四个小时才能到洛阳。舟车劳顿到了洛阳,当时已是清明过后,也许到晚了,第一次看到的牡丹,大部分都将凋谢,花容不整,印象不佳甚至有点失望。但究竟是人挤人,花还没看到,却看到「花开时节动京城」的人潮。我在想花都要谢了,还那么多人,如果繁花盛开又将是什么情况?陪同我们的牡丹画家,有点不好意思说:「中国什么都没有,就是人多……」说完松松肩膀,腼腆的笑了起来。


「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花看不成,倒体会到看花人的狂热,也算是开了眼界;此趟洛阳之行来去匆匆,乘夜火车清晨就到长安。在赶往旅馆途中,司机看我们都带着摄影机,好奇问从哪里来,我们说本来准备到洛阳拍牡丹,他说:「这个时候牡丹差不多要谢了,没什么看头;清明前后芍药才正要开,芍药不比牡丹差。」司机边开边聊,却帮我开启另一扇窗……我们问他长安有芍药吗?他说:「长安没像洛阳有牡丹园,但几家寺院都栽植不少芍药。」长安的芍药大部分种植在寺院,全是僧人所为,因为念经以外他们几乎没什么事做,可以花很多时间照顾花花草草,所以几个寺庙种的芍药都长得很好,此刻也正是开花好时节。

华贵浓艳与国色天香——洛阳失牡丹长安得芍药(图3)华贵浓艳与国色天香——洛阳失牡丹长安得芍药(图4)

仲春芍药天下冠古

约好第二天让我们惊喜,瞧瞧长安寺院的芍药。遂请司机带路到已忘了名的一座寺庙,看那后花园栽种的芍药。刚好前天夜里下点雨,是雨水?还是露珠?仍旧依恋在花叶上,拍照时恰巧朗朗晨光给足面子,让我们看尽花容之美;而那色泽鲜丽,很多人误以为牡丹的芍药,果真直可媲美牡丹!原来芍药是草本,牡丹为木本,芍药又名没骨花;芍药有二种,有草芍药、有木芍药,木者花大而色深,俗呼为牡丹,那是很容易让人误判的芍药。今人贵牡丹而贱芍药,殊不知牡丹初无名,依芍药得名,故其初曰木芍药。


牡丹芳菲雍容华贵

千百年来,牡丹以其华丽富贵、端庄大方的花姿,迷醉了爱花人,文学家也把最美好的词汇都给了牡丹;歌颂牡丹的作品,唐代诗人舒元舆的〈牡丹赋〉最为代表,他形容牡丹花色花姿:「赤者如日,白者如月。淡者如赫,殷者如血。向者如迎,背者如诀。坼者如语,含者如咽。俯者如愁,仰者如悦。袅者如舞,侧者如趺。亚者如醉,曲者如折。密者如织,疏者如缺。鲜者如濯,惨者如别。」这种形象的比喻、贴切的词汇,把牡丹的色、形、姿、浓淡、动静、喜悲、疏密,用对比方式,将其雍容华贵作了很完整诠释。


华贵浓艳与国色天香——洛阳失牡丹长安得芍药(图5)

大千先生画牡丹送人芍药都为自己画

苏东坡有说:「扬州芍药为天下冠,芍药荣于仲春,花开在孟夏,惊蛰之节后二十五日,芍药最盛。」而大千先生深爱牡丹,也爱画芍药。他说芍药花色厚实,花叶单片,比牡丹叶深;芍药花开,花期长又矮丛,不易被风吹雨打,他也常向**们介绍宋‧王观撰写的《扬州芍药谱》 。


记得大千先生有次回台湾,住了二个多月离台登机前,记者采访他,匆匆赶去日本是看樱花吗?他说:「樱花不能入画,我是赶去看上野东照宫的牡丹;人间第一花,才是我入画最想要的题材。」算来那是六十几年前的往事了,也唯其如此,每年四月中旬,笔者去日本参加中央书画拍卖会,都会抽空前往上野东照宫,看那「人间第一香」、盛开时节可以轰动京城的「花中之花」。可惜今年是不能成行了,只好翻看旧拍牡丹,追忆往事,心情点滴,但觉怅惘不已。


超越古人师古而不泥古

大千先生认为花卉要画好,必须先扎好基本功,画什么要先了解物理,观察物态,体会物情,也就是多观察、多体会、多写生。比如绘画牡丹,最好先从花的茁萌、抽芽开始,接着发叶、吐花过程印象也要一一观察,最后的长成模样和艳姿娇态,才能充分掌握和发挥。所以说画牡丹或芍药都要重视「物理」、「物情」、「物态」三物的原则,也就是大千先生在类似「课稿图」上说的画理;而这些从事花卉画的几点要素,其实是学画人应该要切实遵守的。


如果有古人的牡丹佳作参考,也可从临摹入手,取法乎上,通过对临、背临,对画者笔墨构图的揣摩、娴熟,然后融合古人所长,掺入自己所得,写出胸中意境,创作出属于自我的风格作品,才能超越古人,即「师古而不泥古」,而大千先生就是箇中翘楚。继往开来的大千先生,作牡丹画尤有心得,因牡丹象征富贵,所以每当有熟人生日过寿或喜庆,他都会画牡丹以示祝颂之意,所以留有不少这方面的创作。


牡丹之颂万邦安泰

学画牡丹最终的目标,就是要如何来显现其「华贵秾艳」,如何表现出那花中之王的「国色天香」,再加以潇洒的书法,题上恰当诗句,把丰富的文化底蕴入诗入画。无疑地,优雅艳丽的牡丹是如此值得爱画人追逐,它让您任意涂抹芳馨,让艺术终古常新!


「何人不爱牡丹花?占断城中好物华。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娇万态破朝霞。」当此疫情肆虐,人心落寞、万邦惊恐之际,愿牡丹、芍药的雍容华贵,带来春之喜悦;更要感谢上苍庇护大自然的美意,祝祷四季递嬗、朝起日落,万物依旧循序如昔,早日回复平和静好的日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华贵浓艳与国色天香——洛阳失牡丹长安得芍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