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笔耕五十年——国图典藏曾永义院士手稿

每当清晨七点,电话**响起,尚未接听之际,笃定知道是我的指导教授曾师永义,惯性称呼徒儿,然后言简意赅:「半夜写的诗,传真给妳。」声音徐缓低沉,足以划破寂静的晨曦,响彻心扉;而传真来的手稿诗篇,则是可以品味再三的精神食粮,譬如:


矢志书生亦可怜,辛勤著述雪盈巅。春花秋月芸窗下,雨骤风喧年复年。


夜来冻雨作缠绵,远近沉沉不曙天。耄耋缘何失养息,名山事业未终篇。


老师擅长绝句、律诗,信手拈来,或抒情写志,或借景抒情,写诗如同写日记。那两首诗是二○一九年十一月八日凌晨,寒雨飘潇,赋七绝二首,自我描摹白发萧萧的书生,至今犹然矢志笔耕的身影。「春花秋月芸窗下,雨骤风喧年复年」,印证老师的著述历程:「三十岁任教台湾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才开启自由自在书写论题的岁月。从此笔耕,整整五十年。 」近三、四年来念兹在兹者,则是尚未完成的《戏曲演进史》。老师曾于二○一六年出版《戏曲学》,自序道出心声:「希望天假我年,使我健康,完成我的宿愿。」字里行间,看似云淡风轻,读来却心有戚戚焉。「耄耋缘何失养息,名山事业未终篇」,如实反映撰写戏曲史的生活作息:提早就寝,凌晨醒来,振笔疾书,疲惫再睡。睡睡醒醒,写写停停,已然累积可观的成果。


回顾五十余年,老师的著作惊人。学术著作类有专书十五种,论文集十四种,学术期刊论文百六十余篇。创作类有散文集十本;戏曲剧本二十一种,含昆剧九种、京剧七种、豫剧和歌仔戏各一种、中国现代歌剧三种,其中已结集《蓬瀛五弄》、《蓬瀛续弄》出版。此外,又有古典诗一千数百首。若要探问总计字数,恐怕一时难以估算。一个以戏曲为毕生志业的学者,兼具学术天赋与创作异禀,其所迸发的生命能量是多么的令人惊叹!


在电子产品盛行的世代,不用电脑写作,真乃名副其实的「笔耕」。虽然向往痛饮狂歌、飞扬跋扈的李白,但老师的字体并非豪迈飘逸,在方寸局促的空格之内,横笔竖画、点撇勾捺之间,匀称流利、收放自如,一派清雅俊秀的风格,显现书写者沉稳定静的功夫。名家的绘画或书法,真迹传世,视如珍宝。而老师以工整字迹著书立说,一旦排印付梓后,读者将难以目睹作者透过一笔一画传达的力度与温度了!


所幸,国家图书馆慧眼独具,着手典藏老师的手稿,真乃幸事。国图鉴于未来人类可能难以存有「手稿」,书写必须重新定义。面临人类文化史的大变革,乃以保存传承文化的角度典藏手稿。老师于二○一七年十二月已捐赠大量的论著、剧本、散文、札记、书函等手稿。历经两年半之后,再捐赠撰著中的《戏曲演进史》,以及诗歌和日记等手稿。国图典藏之后,来日再经妥善授权后数位化上网,提供欣赏研究,无远弗届。未来,读者可以跨越时空与作者神游,经由这些气韵灵动的书写,透过视觉或感知,鉴赏其穷毕生之力投注戏曲志业的心血,观摩其多元创作的面向,留下永恒的精神典范。


今年四月,老师八十初度,因新冠状病毒疫情严峻,门生故旧无法餐叙。乃今欣逢典藏手稿举行仪式,与其说是国图送给老师的生日贺礼,不如说是老师送给自己最有意义的生日礼物。老师笔耕五十年,**谨以所缀字句两行,呈献「未未尝离开戏曲,亦未尝离开教职」的恩师:


钻研戏曲堂奥,立心曲海。恢弘戏曲显学,广播寰宇。


耆宿戏曲院士,锲而不舍。传道授业解惑,灯火相续。


期待清晨七点,电话常常铃响,时时拜读老师传真的手稿诗篇,将是我持之以恒的盼望……。


(民国109年7月1日星期三下午两点,假国家图书馆文教区三楼国际会议厅举行「曾永义院士《戏曲演进史》手稿捐赠仪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笔耕五十年——国图典藏曾永义院士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