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摩踵放顶

 阿山是一名**师,脚底**师。专长是让前来光顾的客人领教其独门研制的「痛」。这好比老字号小吃摊特制的辣椒酱。初尝者起先觉得新奇,入喉时,便有独特的香韵,末了那辣感渐渐使劲,不停催促着汗腺加班工作。像成瘾似地,日后不自觉地成为辣椒酱的爱好者,不管点啥好料先挖个一大匙入碗拌了再说。阿山给人的「痛」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意指名阿山服务者最好事先预约,临时经过刚好有空的机会甚微。几次我下班返家疲惫感正浓,欲上门询问,都不巧他正忙,要等至少30分钟。当然我也可以选择不指定阿山,改让其他轮班师傅服务,但脚底**这门技术是「同款却不同师傅」,每个师傅总有其惯用的「手路」,资历、后天学习、领悟力也有别,其间的技术水平是可以很悬殊的。总之,我是很难觅得同阿山一般技术的师傅,于是泰半择日再访。


  结识阿山之前,我所认识的脚底**不外乎足底筋络的舒缓和反射区的按压─大小脑区、肾脾肝胆心区、消化系统区……。师傅会在**后不久主动询问「太大、太小力再跟我说喔!」或「这样力道还可以吗?」所以只要不是太害臊,明明痛死了却假装很好,力道若相差不远,多半还是有舒解松弛之效。我个人是经常有被按到一半想睡着的经验,然不确定这睡意是师傅或沙发的缘故。有些师傅还有聊天的本领,可以边工作边聊红尘俗事,聊着聊着墙上时钟内的两条腿好似跑得更快了。


  给阿山服务通常有种历劫归来的感觉。像是花了两天一夜翻攀百岳渡横激川,终得在登顶后一饱遥望东边大山西边大海的满足。沉积的压力随轻风尽逝。阿,原来在小小的脚足里,也有峡湾连绵山海错落的景致。当他施力在特定反射点时,一种既麻又酸的痛感,直从按压点往身躯内直窜,一吋,一吋吋,像工人持电钻凿壁般,经躯干而直冲脑门,终至头皮处画晕开来─极疗愈的痛。结束后,头颅有微麻的舒适感,足底微热,眼前也亮明了起来。翌日,疲倦感明显减少,更显精神。


  问阿山这技术从何习得,他仅说一半来自他的师傅,一半靠自己经年摸索而得。还是菜鸟时便经常免费替同事服务,为求更多回馈的意见。十年磨一剑,不断的调整修正,慢慢掌握到那细微手感和力度控制的精髓。确实,部分经验不足的师傅施力时容易失了准,产生让人别扭不适的痛,就像导弹明明瞄准电塔,弹头却落在邻舍的养老院,死了一堆无辜的人(细胞?) 。哀鸿遍野。


  由于先天弱视,阿山很早就投入脚底**的领域。没有特别利用网路做行销,也没有俏艳的名片,靠得多是熟客的再访。若和当今广以网路迅速打响知名度的风气来比,算是保育类动物了。「反正日子过得去,太忙没时间休息也是种困扰。」他常自嘲:「眼睛差没能识字,靠劳力过生活罢了。」看得出阿山清淡的物欲。唯独之于工作有其独帜的坚持。


  身体的限制并没有局限他的能力,依我看,反而增添令人肃仰的敬意。如今我也算是阿山的老客户了吧!拥有一群死忠的顾客群,是他经年钻研努力不懈的成果。这背后若有更伟大的,绝不是小费。肯定是朴实无华的毅力和追求极致的情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摩踵放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