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当另一半开始在家上班

先生数周前开始不用进公司,每日在家上班。


要是平常,小孩去上学、先生上班后,整个家就都是我的。我会先让脏衣服进洗衣机,等待洗衣服的空档,可以播放轻音乐,悠闲地吃早餐看点书,弥补一早起床帮大家准备早餐的匆忙。喘息的时刻不长,因为接下来还得整理冰箱与构思晚餐的菜色,盘算要去市场采买哪些食材。


万万没想到,当疾管局宣布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破百的那周,先生的公司宣布要开始在家上班。本以为他上班只是用掉书房的某个角落而已,结果不是只有这样。


当我送小孩上学回到家之后,他穿着衬衫却配条**瘫坐在沙发上滑手机,说是在等待稍晚的线上视讯会议。会议进行时,轻音乐当然不能播放,空气中便只剩下洗衣机运转的隆隆声。我看书看到一半,他说想要我手冲一杯咖啡提神,还指定要萨尔瓦多黑蜜处理的那款咖啡豆。整理冰箱食材时,他悠晃到厨房门口,问中午吃什么?我盯着冰箱剩下的半颗高丽菜说,下水饺简单点吃,他却说很想吃我做的干拌面,还有酸辣汤。


先生开始了衬衫加**的在家上班生活,衬衫让他看起来像随时在战场上的士兵,**让他拥有在私领域的自在。我看他偶尔偷闲,想请他顺便倒个垃圾,看见他的正式衬衫又作罢。


他是在家上班的上班族,而我,我本来就是在家上班的家政妇,早上得以脱下围裙,看书听点音乐,为了他又再度将围裙披挂上阵,那属于我的喘息悠闲全都暂停了。我想,他不只是用掉书房的某个角落而已,也用掉我白天在家的自由度与空气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当另一半开始在家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