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我认老

乐龄朋友相聚最大的趣味是,一票初老者徜徉大自然美景,总能轻易召唤停格的青春,尽情笑开怀,暂时忘却年龄悄然上身的化学变化。但一谈到社会对耳顺之年的称谓,便愤愤不平对播报新闻的记者转而同仇敌忾,新闻事件中,六十岁的男性似乎一律被称为「老翁」、女性被称为「老妇」 ,众人齐声怒吼:「我们哪那么老?」忝为群组最年轻的我,则爱因斯坦上身,大谈相对论;我说因为记者都是年轻人,即便我们初老,对他们而言,我们相对属「老者」无疑,何况其中几位更已领有政府认证长者的敬老卡,怎能不「老」?


虽然众人认定我无论年纪、外貌,诚属「幼齿」级,但我自觉「老」早已上身,倒不是心态已老,而是日常生活中总不乏蛛丝马迹,让妳发现青春早已远离。


职场上长者常被年轻人尊称为某某姊,加上随时处于冲锋陷阵的战场,久之,妳无暇变老。岂料一落入退休行列,社会人士称妳「阿姨」算稀松平常,有次等过马路时,被一位牵着小孩的年轻女子从背后喊:「阿嬷,借过一下!」当下五雷轰顶,一身的休闲服,还帽子口罩遮住容貌,却仍藏不住老,只能赞叹年轻人眼力真好。


退休日常中,西线再无战事,昔日的伶牙俐齿、灵敏反应一并被封存。身体的衰败如行军似地步步进逼,徒有同侪中的相对年轻又如何?


记得某日上超商影印文件,虽然经验不多,但决定自行尝试,不想劳烦店员,按照画面上我所理解的步骤一路前行无阻,正准备为自己按赞的同时,不明原因卡关,只得呼救。热诚的年轻店员回应:「阿姨,妳等我一下!」下一秒她飞奔而至,只见她涂着黑色彩绘的纤纤玉手在我眼前轻舞,让我老花加近视的双眼在飞蚊症的团团云雾中更加眼花撩乱,但她在那瞬间已完成使命,我五体投地称谢不已,欣然为自己挂上一枚「老」的告示牌。


又前阵子,报社误发稿费入帐,依指示退还至提供的帐户,完成后不忘回报。报社问我是采用ATM转帐方式或无折存款?我再度傻愣,莫说没想到还有这两种处理方式;前者我怕按错键,一不小心成了憾事,后者我完全不知用于何时。我自以为稳当的方式是汇款,花了手续费事小,只是轻易又为我认证了「老」。


凡此种种,我甘愿及早认老。再说每当看到演艺界的所谓冻龄美魔女,不免让我浑身不自在,不符年纪的容貌并不令我羡慕;看来追随孙越叔叔「好不容易等到头发白了,干嘛染头发」这句智慧之语最适合我。


我认老,一路随岁月往自然老挺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我认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