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时间纬度里的部首

秋光韵脚视线慢移爬升


一道滑过远窗的苍茫小景


拉近最初拥紧的幽幽怨怨


时间八方。我在等候的疗愈台北角落


读着思索年轻翅翼的一册轨迹


想你曾来过的旧时雕栏楼阁


以及你曾迷路的栾树海。抽身的车阵


仿佛失语症的燃烧和偏执的暴露


你沿着卖禁书的牯岭街放行投掷


满满书卷行囊。厚黑学。尼采。杨逵和孤独的眺望


从党外到太阳花。暴雨已刷亮我们安放的视野


远远的又近近的。染织一匹匹丰饶的图腾


这里和那里。长镜头的蔡明亮最懂得


那些远距离的崩溃。傲慢。和失败


你走来一身沧桑的低声叩问。你好吗


当年没有读熟的年代都已披发垂肩了


纷纷扰扰的蓝绿色差又是另一个台湾议题


我们来自各不同章节。只知道吃饭和立志做人


无关风月嚷嚷。一如最初的你明媚秋醒


我们又在岁月的宽容壮大。叨叨絮絮


像窗口那只云雀的对仗吟咏


久违了。朋友。再来一杯年少叮叮当当酿的酒


在日夜撑开的眼眸看共鸣后的罗列闪烁


远方有一盏灯。我们共同的缤纷和穿透


像秋光的匿名。浑身是摇晃的时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时间纬度里的部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