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一只熊一个故事

台湾除了玉山国家公园之外,另一个成功利用人造卫星追踪台湾黑熊的研究位在大雪山森林游乐区。相对于前者是台湾最大的国家公园,面积1054.9平方公里,大雪山森林游乐区仅40平方公里,但辖区内的游憩和邻近地区的耕种开发等活动,有助于探讨人类活动对于黑熊活动的影响。


台湾黑熊对人类活动敏感,研究捕捉并不容易。陷阱设置一个多月后,人造卫星发报器传来陷阱被启动的警讯,我们随即调派人马赶往现场。这只母熊已有些年纪了(估计十至十五岁),重量七十八公斤,体全长一百四十九公分。**色黑,看来已有繁殖纪录。它右前脚掌整个不见五趾,也不见如人般的大脚掌,一只脚爪异位长出,让人联想到电影中「虎克船长」的独臂金钩。这样的情况让我们从原本发现熊的兴高采烈中冷却下来--这是玉山黑熊研究样区以外的第一只追踪监测个体,具有特殊意义,可它却历经苦难。


母熊主要活动于台八线以北之大雪山森林地区平石山林道区,谷关水库上源之小雪溪和白冷以北东卯溪流域以东,涵盖波津加和屋我尾山范围,活动点位完全没有横跨到台八线以南。相对于同时期的其他两只追踪的公熊来看,母熊最小凸多边形活动范围为27平方公里,不及公熊的十分之一。母熊活动核心位于大雪山森林游乐区外侧的南部范围;换句话说,它仅有五分之一的天数停留于保护区内。可见对四处趴趴走的台湾黑熊来说,防护罩光靠现有的保护区是不足的,还必须强健保护区外围的栖地,其中甚至不乏人为活动频仍的山林环境。


野外调查跑久了,总有「莫非定律」无所不在的感觉。追踪不到一年的时间,次年九月底回传的卫星定位资讯显示,动物滞留在一处--若排除繁殖生产的可能性,那大概就是动物死亡或颈圈脱落。我们前往该处搜寻,沿着东卯溪上溯,切入没有路径、藤蔓纠结的密林里,由于地形十分陡峭,除了得一边开路,还得连抓带爬或钻前进,吓坏了同行的法国摄影师。


因为高频无线电讯号已经故障,无法使用三角定位,在好不容易抵达定位点附近后,只能凭运气用肉眼搜寻。首先,我看到悬崖旁的数棵山黄麻树干上有熊爪痕,且树梢上有枯叶折枝,显示黑熊可能上树吃树叶或果实。痕迹约三个月内,树干上爪痕粗细皆有,粗者五公厘宽,细者仅两公厘宽,推测为母子熊。在下坡时,我看到前方地上苹果绿的发报器,大家一阵手舞足蹈欢呼--项圈外观有些磨损,但整体完好;野外黑熊体型变化大,尤其母熊在育幼期间的体重耗损最明显,可能因此导致颈圈先行脱落。


由于母熊自二月中旬起,至五月中旬期间,全日活动降自百分之十以下甚或零,加上几乎没有明显的位移,推测它可能是在产仔育幼。产仔期间,母熊会寻找隐蔽的地方生产,如树洞或岩洞,而幼熊也得满两个月才有行走的能力。有趣的是,2017年1月8日森林游乐区的监视器在凌晨拍摄到母熊与两小熊,于子母车垃圾桶前翻食垃圾,现场遗留的一坨小熊排遗经遗传检定后,证实为母熊所生,如此也算水落石出了,母熊的故事拼凑完成。


事实上,育幼的母熊警觉性特别高,也会尽量避开高风险的地区,除非必要,否则不会随便发动攻击,常是稍有风吹草动便赶紧带着小熊离开现场,避免不必要的危险。然而,前掌是黑熊重要的觅食工具,断掌或断趾势必会为伤残个体带来一些程度的不便,如爬树或猎捕等。母熊于育幼期间的营养需求特别高,若本因残疾而竞争能力较弱,当再逢野外自然食物匮乏时,恐会为果腹奔波而不惜涉入人为活动频繁的高风险区,这也是情势所迫的不得已。因此,「黑熊友善社区」是熊保育的重要方向之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一只熊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