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梁俐婷/无嘴的凯蒂

我不是嘴巴甜的孩子,因此在习惯社交的母亲眼里,我代表了她不争气的半成品。家族聚会中,她给我的评价是「这孩子很惦又憨,不像妹妹一样爱笑得人疼」,于是我与母亲之间总有一层隔阂,我总觉得,既然不讨喜,就尽量远离批评的负面情绪。


但祖母很疼我,她习惯牵着我的手去田寮河散步到麦当劳;当时无嘴的凯蒂猫正红,点餐再加价六十九元即可收集各种造型的布偶。祖母常开玩笑说:「阿婷就像那只猫仔一样不爱说话,习惯把心事吞在肚内,这只猫仔可以陪伴妳一起长大!」


去年祖母因高血压病笃而仙逝了,唯一理解孤僻性格的至亲跟着我的童年一并离去。柜子里的凯蒂猫依旧穿戴各国服饰,依旧人气不减,一如我对祖母的思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梁俐婷/无嘴的凯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