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陈珮珊/欢喜中头奖

父亲笑嘻嘻地向我走来。我想,他一定是又中奖了。


每两个月,家人会自动上缴发票给最热衷对奖的爸爸,而且一落发票堆在桌上,一眼就知道谁送去的:井然有序,必是有童军背景的妈妈放的;长尾夹夹好,算有规矩,是上班族妹妹的杰作;散成花状,丢进透明夹就佯装整理过,自然是我这天秤座所为。不过,爸从不嫌弃,照单全收,默默整理。


对奖时爸会分堆处理,以确定谁是幸运星,同时数算各堆张数,计算个人得奖率。「妳妈妈的发票共一百五十张,又没中。」爸说。这几年来,妈妈的发票从未中奖,使她过年时颇受「排挤」,因为没人愿意让她出钱买大乐透。「让妳摸到就不会中了。」


其他人的发票倒轮流中过。对中后,第一时间爸爸会喜孜孜自掏腰包发现金,之后才自行去兑换。中两百元,他分给我和妹妹一人一百。四百元,就再分两百给妈妈。所以不管对中多少,他自己永远没有。「有次还赔八百元。」他说。原来,那次发票对中四千元,爸爸狂喜之余立马发出四千现金,后来到邮局兑奖才想到得缴税八百,堪称最悲情走路工。


即便如此,爸爸对「对发票」仍充满热情。而我们在对奖时刻也一样开心,因为,爸爸的欢喜,就是我们最想要的头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陈珮珊/欢喜中头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