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冯平/她叫了一声

我记得。


我记得她,一生都会。


前一日,她在楼上卧床,不大肯活动了,却突然下床,勉强步下楼梯,坐在转角处,看我。(她的样子憔悴,但还是那么美,优雅中有一点霸气,而这霸气的光芒正在消失,好像最后一只萤火虫在她身上转了一圈,就消失无踪了。)彼时,我在一楼同朋友说话;朋友有事来恳请我帮忙,为了这个忙,我必须出门——即便我已有两个月没有出门了。


正当我起身时,她叫唤了一声。


她很久没有说话了,但那一声,我听懂了,朋友似乎也听懂了,立刻嘱我别出门,事情下次再办,说着便要离去。我感谢朋友的体谅,送别他,默默把门关上。然后,我回头看她。我的眼里全是她,她的眼里也是我。我们温柔相视,虽不知永恒,但已明白今世。


我上楼抱住她,她不愿我多抱,好像她怕疼,又好像怕我抱太久不肯放手。我抱起她,像抱一名可爱婴孩一样,吻她,用脸磨蹭她。今天,她嘴巴里的腐臭比昨天更厉害了。


我送她回房间,让她卧好,就蹲卧下来抚摸她,她闭上眼睛,安静享受着我的抚摸。


我一面摸,一面想,如果真有一刻,她说了人话,那一刻就是刚才——她勉强自己下床来唤我,说:「别出去,好吗?」


她一定听到了我朋友的请求,也听到了我的答应,于是才要来唤我,劝我,盼我留下来。她没有说完的话,我们也都明白了。时候就在不远处,就在眼前了,「陪我到那一刻,好吗?」


好的好的,我说。


我又拥住她,也把自己的手交给她,让她抱着。我收她入怀,躺着一起。那是九月二十一日。此时北国一缕清风拂动白色窗帘,像要扬帆而起。风中有隐隐的秋声,一字一句缓缓送来。


雁何在?梧桐何在?而今,天地间只有我和她,再也没有别的了。有一天,若是没有她,我更是没有别的了。但那一天,很快就来到了。她知道,我也知道。窗外有蓝天,云聚云散,都是这样。


我被她抱住的手,贴在她胸前,感觉到她的体温,触摸到她的心跳。我在想,她会有遗言吗?那会是什么?


她,一只猫,名字叫阿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冯平/她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