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以「迷因」观点重新看待世界

 说到迷因(注1),就不知不觉联想起流传在电脑或手机中的猫咪照片。然而对本书作者布莱克莫来说,迷因不仅是流传在网路上的哏图,还泛指文化透过模仿的方式而得以传递的机制。布莱克莫试图透过本书建立「迷因科学」。迷因科学追本溯源地回到达尔文主义,并试图将解释生物演化的理论挪移至理解人类世界,尝试说明迷因以类似基因的方式,努力进行**、增加数量,使人类心智与社会文化得以延续与扩展。

  在书中,作者也透过对人脑、情绪、行为与文化现象的分析,建立「迷因的观点」。迷因的观点有其吸引人之处,此种理解方式注意到演化过程中有着如演算法的重复步骤、以及在不同生物体上皆能产生作用的特性,但同时也没忽略掉生命的演化有其复杂且无法预测的面向存在。因此,无论是文化演化的过程,或者是猫咪照片和其他哏图,迷因很少以完全相同的方式传递或延续,而通常会呈现出不同版本但内容结构相似的童话故事、同一张哏图的二创三创,乃至于无限的后续发挥。这样的说法似乎能说明潜藏在文化演化中的机制。

  布莱克莫以普世达尔文主义重新理解文化的发展与转变,有其值得深入探讨的部分,但是在书中对社会科学的回顾,也提供机会让我们重新检视对社会的理解。早从19世纪起,社会学家如孔德(Auguste Comte)就已试图运用生物学及达尔文主义阐述社会与文化现象,但在当时即受到挑战。对同为社会学家的涂尔干(Émile Durkheim;后来被视为奠定社会学的理论家之一)而言,个人行为或文化现象的趋同,是无法单纯由生物学原则解释的,而须考虑共享之价值与共同遵守之规范对这些行为或现象的影响。稍早于涂尔干的另一社会学家塔德(Gabriel Tarde),也不满足于达尔文主义式的社会演化分析,特别是对生存中的竞争与对立关系之过分强调,忽略其中的混种、适应、模仿与创新所能带来之社会与文化现象的存续、转变与扩散(亦可参考科技与社会研究学者,拉图[Bruno Latour]在The Science of Passionate Interests中对塔德的重新诠释)。

  当代之科技与社会研究(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也不断尝试结合生物学与生命科学以进行对社会与文化的分析。女性主义科技哲学家哈洛威(Donna Haraway)在When Species Meet一书中,一方面跟随着生物学家以及生命科学家重新询问生命的本质,例如研究微生物与基因体间的相互吸引、结合或共存,以突显这些在传统演化论中被忽略的生命存在状态;或是抛弃达尔文主义中以竞争作为理解生物关系的基础,并透过科学研究探寻生物体之间的相互合作与拓展彼此关系,是否能提供新的理解生命形式之可能。另一方面,透过这些研究,哈洛威重新梳理并寻找人、生物与科技之间,不再以竞争或剥削为基础,而能发展出呼应彼此需求、互依共存关系的可能性。

  「迷因」是否提供了更深入地分析文化发展与转变的观点?数学模型是否能找出影响人类细胞、行为或文化模仿的根本法则?阅读本书可以回答这样的问题,但我们也可进行更挑战思考界线的尝试,像是询问生命科学与社会科学间如何能有更丰富的对话,而非将其中一个领域简化为另一者的从属?跨领域的思考如何能扩展我们对未来文化与社会的想像与构筑?期待读者们能藉由本书获得更宽阔之想像与探索的空间!

注1:迷因是什么?

这个由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自私的基因》一书中创造出来的新名词,类比于生物学上的基因(gene) 这个概念,指的是「文化中会经由非遗传方式,尤其是透过模仿传递下去的东西」。换言之,迷因能将想法、观念、行为或技能从一个人转移到另一个人,一个大脑传递到一个大脑,形式包括故事、服装、发明、食谱、歌曲、农耕或雕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以「迷因」观点重新看待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