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宝山部落茶席找茶趣

参加过日本茶道和台湾各地多种茶园采茶、制茶等体验,就是没有和原住民朋友一起喝有「原」味的茶。最近我坐上布农族大哥的「蓝宝坚尼」一起上山,到以樱花季出名的高雄宝山部落,深入与众不同的野放茶园「找茶」,也在大自然芬多精奢华的环抱下,体验独树一格的布农族板历茶席深度之旅。

那天一早,布农族的拿普大哥传来一张看起来和台湾随处山路没啥两样的岔路照片,要我们开车到那和他会合。正当我们在几乎收不到手机讯号的山里绕来绕去,担心能否找到目标时,就看到照片上的岔路了,而且拿普大哥正好开着「双门敞篷」、昵称为「台湾蓝宝坚尼」的蓝色小货卡像电影明星般缓缓现身,与约定的时间分秒不差--虽说深山无日月,但山居岁月随时听声辨色判断时机的能力,也是素来依赖机械、五谷不分的平地人无法想像的。于是,我们坐着「蓝宝坚尼」上山,这车倒也不含糊,后座贴心地放了席子和不用的冲浪板当椅垫,还有小塑胶椅当踏阶呢!

拿普大哥的有机茶园,不只使用自然农法,不洒农药不施化肥以外,也不浇水、不除杂草、不频繁采收,完全放牛吃草。更特别的是,拿普家种的茶和台湾一般出自于改良场品种的茶树不一样,是台湾原生山茶。一般台湾茶树都是低低矮矮、整整齐齐,但拿普在祖传土地上种的茶,却是从日治时期就留下来的台湾原生种,这种原生大叶乔木茶味道浓厚又耐泡,类似普洱老茶,生长在海拔约八百至一千六百公尺高、年均温十八度且雾气浓厚的山上,最高可长到十公尺或两层楼高。因此别人是弯腰采茶,拿普茶园却常得把茶树枝勾下来像采果一般地采茶。「那这里有种过水果吗?」我问。「种水果都在喂猴子啦!」拿普大哥回答。「还是种茶吧!」

我们拿着登山杖小心翼翼走下山腰崎岖的小径,在宛如森林般的高大树丛间「找茶」。拿普大哥沿途解说各种生态,一面将树枝弯下来采收,这真是我经历过最有趣最特别的采茶。如此独特的开场,也难怪拿普有机茶园连续三届得到「部落野趣茶席竞赛活动」冠军--包办前两届第一名及第三届最高赏评审团大奖。

采茶完毕,就在山棕下以云雾缥缈间的芬多精佐茶,茶席主人拿普大哥背对着山景,将最好的远眺景致让给客人,这是布农族茶席的待客之道。他先用布农族传统的三石灶将水煮沸,这样烧出来的水质较软,茶喝起来更顺口回甘。三石灶必须挑坚固的石头,布农族的成年礼就是要学会挑选适合的石头,烧后才不易裂,还要学会立石,例如角度要朝内,拼起来才能当作灶,非常科学。茶泡好了,我们试闻茶香、温杯、沏茶,品了好几种不同的茶叶,味道富含青草芳香又颇有尾韵。

拿普(Nabu)是原住民名字,意即勇士。布农族和欧洲部分地区一样采袭名制,但有排行顺序,例如长子承袭祖父之名、次子用伯父之名,女儿也是同理,若熟悉这家族的亲朋邻里,只要看名字就知道排行。拿普大哥曾担任军职,回乡种茶二十多年,写得一手好书法,茶叶手作包装上的毛笔字就是他自己写的。
茶席桌上还有非常特别的布农族板历,传说很久以前天上有两个太阳,因为过于炎热,把一对耕作夫妇放在田边的婴儿晒成蜥蜴跑到山里了,愤怒的父亲召集族人追到天涯海角,将其中一个太阳射下来变成月亮,受伤的月亮告诉族人有日光才有作物收成,应该感恩,并教导族人依据日照季节举行祭仪及农作,板历就是记录什么时节该开垦或收成,例如每个菱形代表一天,半圆形的图示是锅子代表这天要煮小米酿酒,倒过来的1是锄头象征耕作,凹槽状代表设置打猎陷阱,图案可爱又特别。

到拿普大哥的茶园还能体验其他有趣的活动,例如布农族打耳祭报战功、射箭、植物捶染DIY和猎人便当午餐,可惜碍于时间只能期待下次。真希望日后有机会再来山上找茶,再次享受悠闲的品茗茶席和美丽的云雾山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宝山部落茶席找茶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