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她更想活吧

七月二十一日,D来信,约明日下午来看我。他不知道那一天的那个时候,就是我带阿妹去安乐死的时候。D是教会里的一位青年弟兄,聪明善良,学业成绩优异。我不想拒绝他,因为这也许是个信号,使我顺势推延送阿妹去医院的约定。

阿妹跑厕所的间隔时间拉长了,从三、五分钟跑一次,到三、五个小时去一次。其余时间仍像以前一样,能跑能跳能睡,若不说她的病况,大概看不出已经是一只临危的猫。

D按时来了。他知道我最近受些打击,心情处于低点,脸上的兴奋不多,他也把自己放低,跟我一致。我们看了阿妹一眼,阿妹抬头看D,不认识也不躲避,就仍独自卧在一张沙发上。

屋里只有自然光,从窗外照射进来,轻轻淡淡的显影和阴影。空气静缓流动,像一首无声小调。我慢慢谈,他默默听,有几次发出叹息。我知道我说的,他都懂,都理解。在他的同情和理解里,我好像释然了许多。

D看着我,最后说:「我们来祷告吧。」

我们闭上眼睛,他先开口祷告,我阿们,然后我祷告,他阿们。

D起身告辞时,我还是问了一句:「我该怎么办?」

他说:「她更想活吧。」

稍晚,我写信感谢他来,而他回了几条讯息,我读了,当下便决定放弃回去医院。我要一路陪伴阿妹,终日陪她,直至她丢下最后一口气。纵然再煎熬,我所能为她做的,就是陪伴,再陪伴。

不离不弃的陪伴。

阿妹,你是有我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她更想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