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诗不能……

诗不能……

唐捐

诗并无治疗的能力。

(有时候,你需要的只是超级小刀,不是诗集。)

文字不能把一朵落花扶回它原来的位置。

(月光下,有人抽刀徐徐刮去树皮,刻上十字。)

呐喊从来不能制止獠牙或持刀的手。

诗甚至无力揭穿什么。

书写不是针或线。世界华丽且残破。但诗不负责缝补。

(观音在远远的山上,罂粟在罂粟的田里)

夜色汹涌。夜色凄迷。夜色退却。

谁都不能抹去暗地里持续扩大的伤口。

祈祷无法解决困境。

神不会制止奸邪。暂时。或永远。

心头一颗痣。蔷薇举刺。书架盈满但空无。

午后无风。草木攒动。日头兀自辗过天空。

诗不能控诉。捕捉。或安慰。

它甚至无力哀悼。

诗不能把愤世调整为慈悲。

文字不是止痛剂,美容胶,漂白水或修正液。

它只是铭刻。

并不负责放下。


●说诗


书写可不可以修复身心,缝补世界?关于一位小说家的新闻事件(她历经了伤害、书写与死亡),引发我重新思索这个课题。换句话说,言辞对经验世界的描述、诠释或修改,是否能够影响他人,或者至少安慰自己?我在这首诗里表现出来的「看法」,似乎是步步指向否定的。好在诗的「咏叹」与「反讽」并非总是断然可以分别,「不要不要的」可能是要,「就是就是的」根本不是。前辈诗人陈千武问过了「写诗有什么用」,诗还是照写,并且发表。惟其知道「诗不能……」的暗影,才能更深地体会「诗可以……」的微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诗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