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艺评人衣淑凡怀胎二十年为丁衍镛画作立传

穷2、30年功夫,向世界搜集一位画家一生的轨迹,这是多么庞杂、艰巨、吃力不讨好的艺术基础工程?前苏富比总经理、艺评人衣淑凡在为画家常玉编纂全集后,再次为画家丁衍镛付出这样的心力。

常玉全集已成现今「常玉学」重要资源,新近出版的「丁衍镛油画全集」,则引领世人对这位被「东方马谛斯」、「现代八大山人」标签简化的画家,有全新、全面的认识。

「我喜欢常玉,我也喜欢丁衍镛。」衣淑凡认为,把丁衍镛和马谛斯的素描摆在一起,有着东方书法训练的丁衍镛的线条并不输野兽派宗师,「丁衍镛的油画,有可谈之处。」

起心动念
「丁衍镛油画全集」是立青文教基金会在董事长衣淑凡带领下出版的第五本全集,也是常玉、潘玉良后第三位艺术家全集。继常玉之后,在那一代优秀画家中,衣淑凡独独将眼光转向丁衍镛,这与她一贯的理念相符:「让世界认识中国画家。」

衣淑凡透露,当年在苏富比工作,曾被批评「台湾人的钱为什么要被外国公司赚走」,但她认为:「国际拍卖公司能让华裔画家的作品有国际能见度。」初期当然辛苦,即使是常玉,也多半是华人、顶多是日本人买走,但国际化的确慢慢开展。

如今,衣淑凡扛着厚厚的书稿到柏林找了专营艺术出版的HATJE CANTZ出版商,对方不认识丁衍镛何许人,但看到那些画作照片,当场被打动。事实证明,在精美印刷衬托下,那些西方读者仅仅是翻了书就愿意买,以如此「冷门」的东方画家画册,一个月在欧洲就卖逾百本。衣淑凡说:「我的目的达到了,有外国人在买、就有外国人会读。」

有救国精神的画家
丁衍镛是1902年于广东出生的中国画家,有些文献出现「丁衍庸」,那是他1949年后到香港,自认身贫不足以匹配「金」,拿掉名字中的金边;他也常自称「丁鸿」、「丁虎」,前者取自1949年后如鸿雁南迁香江的寓意,后者是他的生肖。

后世看丁衍镛画作,最先入眼的是他以之闻名的水墨,也常见到「东方马谛斯」或「现代八大山人」的形容。但这位画家的人生与作品,反映了时代。

在五四运动后,中国吹起「西学救国」的风潮,画坛也是如此。衣淑凡说,当时画坛鼓吹学西画,因为「国画快闷死了,谁要再看山水?谁要再看到画家脑子想像的山水?」丁衍镛是在这个时代气氛下赴日留学,18岁进入东京美术学校,接收到从欧洲传入的现代主义运动,深受当时新兴的野兽派风格启发。

「丁衍镛跟徐悲鸿、林风眠那一代人,在20、30年代的中国,想尽办法要改革中国的艺术,要教育、要西化。这一代人对中国近代史是相当重要的。」衣淑凡说,相较于常玉没有想要救国,再苦都要留在巴黎当厉害的艺术家,丁衍镛回国任教、组织画会。

在过程中,丁衍镛发现:「我们持以为保卫国家民族的武器,和战胜侵略者底利器,唯一的就是中国文化传统精神。」他坚信要成为一名现代的中国艺术家,就必须转向自身文化的过去,所以他提出将传统的中国绘画概念与西方艺术融合应用,同时关注古代和原始艺术。

因此,丁衍镛虽在1930年代已被评论称为「野兽主义的老前辈」,其实同时期他已对八大山人、石涛等人的作品产生兴趣,开始了水墨创作。虽然引来同代人对「倡议改革的领袖怎么回归旧风格」的质疑,但丁衍镛在八大山人的线条中看到现代性。

不过,1949年后,丁衍镛移居香港,那之前的作品都难以保留,又因他在香港时期大量创作水墨画,所以主要以水墨画、以及书法、篆刻闻名,他的油画因此被低估了。

苏富比于1990年代早期在台北拍卖现代中国西洋画时,也有丁衍镛油画,但当时大部分人只知道他是水墨画家,以致当时的拍卖乏人问津,数度流标,市场上没有知音。

究其原因,还是在于买画的人有投资心态,不敢下手不熟悉的标的,所以衣淑凡认为有必要促进大众认识、并欣赏丁衍镛艺术创作中相对较不为人知的油画作品,所以才从20年前着手编纂这本油画全集。如今全集一出,几家拍卖公司都买了几十本当工具了。

鸿虎I,1955年,油彩、木板。图/立青文教基金会提供
「有人觉得他像马谛斯,那个时代的艺术家,没有一个人不被马谛斯或毕卡索影响,他们太强了。」衣淑凡说,丁衍镛和常玉都被称为「东方马谛斯」,理由在于「线条」,因为马谛斯特色就在线条的表现。

「但是,若把常玉、丁衍镛和马谛斯的素描摆在一起,会看到马谛斯的线条最弱,常玉的最强。」衣淑凡认为,这和中国的书法训练有关,因为从小练毛笔,线条有快慢轻重,而西方画家的线条是一样的,少了韵味。相对的,西方画家的优点是很会打阴影,画作更立体。

看丁衍镛,不能只看他的水墨,其油画的丰富性和美感超乎想像、更有意思,甚至在衣淑凡看来:「丁衍镛的水墨也很好,可是有点太像八大山人了。我认为他的油画价值最高,可以把甲骨文放在任何东西上,丁衍镛真的有时代的代表性。」

衣淑凡评析:「丁衍镛有一个好玩的地方,他用野兽派跟表现主义的颜色,但他弄了甲骨文。」现在很多当代艺术家在玩的甲骨文,丁衍镛早在油画中玩出创意,例如常出现的「鸿、虎」甲骨文,一个是自比「鸿雁」,一个是生肖属虎。

另外,那一代艺术家常将西画语汇融入传统艺术中,丁衍镛反其道,把中国画的线条和墨用到西画上,他甚至使用羊毫笔尖来画油画。

除了艺术价值外,丁衍镛到香港后,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同样有极大贡献。「他有西化的经验和技巧,中文大学的学生真的是受益最多。」衣淑凡说,同辈如刘国松、赵无极、丁雄泉等人也能理解丁衍镛,「因为他们知道,他是用了多少不同的元素成就那一道菜」。

●丁衍镛油画全集301幅油画中,依主题分类为符号与图像、肖像与人像、裸像、静物、风景,与原始、宗教及传统题材。

现存最早的油画是他在东京美术学校最后一年(1925)的毕业创作《自画像》。其余300幅都是1949年之后的作品。

其中,丁衍镛油画中最重要的,就是取材自古代文字及符号的画作,书中收录72幅,呈现丁衍镛画风最大的改变,从在日本习得的学院派、返回中国后的发展,再到融合西洋画训练,以及对甲骨文和金文的喜好,形成独有风格。

丁衍镛从1965年开始创作一些肖像画,他常为学生画肖像,早期倾向于写实描绘,后来已经趋近漫画表现,题材的外貌描绘。简约的形式,以及大胆、不落俗套的用色,可以明显看出受野兽派的影响。

一笔鸟,1965年,油彩、纤维板。 以「一笔」绘成,画家流畅的运笔能力,轻松驾驭一笔式画风,但尽管丁衍镛彻底研究了水墨中的一笔画,《一笔鸟》却是他唯一运用这个技巧的油画作品。 图/立青文教基金会提供
一笔鸟,1965年,油彩、纤维板。以「一笔」绘成,画家流畅的运笔能力,轻松驾驭一笔式画风,但尽管丁衍镛彻底研究了水墨中的一笔画,《一笔鸟》却是他唯一运用这个技巧的油画作品。图/立青文教基金会提供
编书难度
●「像怀孕了20年,终于如释重负。」衣淑凡形容这长达20年的工程。她近3年更率6人团队全心投入,收录了可考证的301件作品,其中有近百幅的黑白照,是丁衍镛女儿们持有的照片,但作品已找不到,仍视为真品收录在全集中。

这和「catalogue raisonne」的定义有关。衣淑凡说,「全集」有其严谨的要件,作者要证明已经想尽办法把所有可能都找到,所以她为了丁衍镛的油画全集,从家属、拍卖公司处找,还往新、马、日本找,写信给所有学生、美术馆。可惜的是1949年以前的作品大部分都被毁掉了。

有趣的是,丁衍镛和那一代艺术家一样,在阮囊羞涩时常会做双面画,所以衣淑凡也要花些精神去比对、并编排。

另外,相较于编纂常玉全集时难在资料搜集,这次的难度正在于资料太庞杂,文献按照年分排列,有太多报刊报导、还有很多丁衍镛到香港后的照片,不少是与画作、模特儿合影,再从照片中一一考证画作,甚至光是注脚就精简再精简仍有451号,务求「句句有所本」。

继续艺术打底工程
●编完常玉之后,衣淑凡被称为「常玉专家」,她笑说:「这么重要的艺术家,怎么可能就一个专家?专家愈多愈好,而我20年什么都没做,除了常玉就是丁衍镛。」

这两本就对艺术史影响重大,而接下来,衣淑凡和立青基金会预计要做庞薰琹。这位同样是被市场低估的艺术家,当年成立决澜社,有着更强烈的救国使命感,家属已授权立青为之立传,目前已进行两年。

未来还有留法女画家方君璧、雕塑家熊秉明等众多在「排队中」,衣淑凡说,在做完常玉后,的确很多艺术家的家属找上门,看中立青出钱、出力又完整细心,但她自己估算,刚过70岁,自己有生之年,大概再做两位艺术家吧,其中,应该还是有常玉。

衣淑凡强调,花费如此工夫与人力物力做一本冷门的书,除了这件事对市场、对艺术史都很重要外,更希望引领之后更多人投入研究。一如先前常玉,在资料公开上网后,已有5名外国学生的硕士论文以常玉为主题。

「我有金钱上的、时间上的能力去搜集,要让数多人知道这些画家。」衣淑凡强调:「但我更大的目的是降低门槛。我们打好了一个基础,更多人可以接下来发展更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艺评人衣淑凡怀胎二十年为丁衍镛画作立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