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人人戴口罩难读唇语沟通听障团体找立委陈情寻求协助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戴口罩几乎成全民习惯,却让习惯靠唇语沟通的听障族群受到极大阻碍,有听障团体意外获得国外生产的透明口罩,但因疫情无法进口,找上立委陈情,在立委的协调帮忙下,终于有厂商愿意生产,目前已经进入研发阶段。

台北市蒲公英听语协会理事长谢莉芳说,听损者除了配戴辅具以外,沟通时很依赖包括表情、读唇的视觉线索,疫情开始后几乎人人戴口罩,视觉线索全部没了。最初是有听损的大学生向协会反映,老师改成线上教学,让他上课遇到很大的困难,喇叭传出的声音不是自然语音,他们接收很吃力,甚至有老师全程不露脸,或是都戴口罩,少了视觉线索让他们无法上课。

谢莉芳说,一位服务于语言治疗师公会的朋友去年底订了一批中间透明的口罩送给协会,协会有帮小孩和大人开课,也有开给弱势学生的课辅班等等,谢莉芳就让老师戴透明口罩上课,有一天有位听损的国中生到参加协会的英语课辅,发现老师都戴透明口罩,问谢莉芳哪里买的,他想买给他所有的老师,因为老师现在上课都戴口罩,他都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一个国中生居然想买口罩给全部老师,可见他有多辛苦」,也让谢莉芳兴起帮忙的念头。

谢莉芳说,她一开始直接找政府单位,对方建议她先联系国内厂商看谁有意愿,她和秘书一间间打电话,还寄透明口罩当样本,但都没下文,后来找上***立委刘建国陈情,刘建国找了相关单位开会研议、协调,几经波折,纺织产业综合研究所开模板做出样本,也找到愿意生产的厂商。谢莉芳说,她很感动,厂商的董事长说,戴透明口罩是友善的标志,戴上就等于是为有需求的人戴,「他完全不问我成本、不问我可以卖多少个,就愿意帮我们生产」。

刘建国说,现在疫情还没完全消失,大家都戴口罩,根据卫福部今年第一季的统计资料,台湾领有身心障碍手册的听损人口约12万4千人,这些听损者中,有人必须靠读唇语来沟通,而口罩会让他们与其他人沟通交流的方式受阻,但拿下口罩可能又会变成防疫破口,基于公益性,政府有必要协助开发有防疫性质的透明口罩,或给予必要协助,「这件事不能再拖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人人戴口罩难读唇语沟通听障团体找立委陈情寻求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