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疫情吓跑健身房学生有氧天王潘若迪谋卖房求生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有氧天王」潘若迪也遭波及,他开的有氧工作室「 Funky Dance」自疫情爆发后的3个月,亏损超过150万,他坦言这是他教课生涯以来最大的难关,「SARS那年基本上没影响,学员还暴增,但今年从2月开始,人就一路少掉2/3。」他一度考虑卖房求生,幸好最近因为疫情稳定,学生回流,顺利度过危机。


他说一开始还没有太大警觉,「因为年前本来就是淡季,我想等过完年人就会回来,但2月当月就已经收支不平衡。」到了3月,他发现报名人数不如以往,才终于知道要紧张,「我们有去了解大家为什么没来报名,几乎9成的人都说是因为顾虑到疫情,家里又有小孩,所以先避开,不然就是有学员出了国就没回来。」而来上课的学员,意外享受到「包场」待遇,「一堂课大概只剩15个人,最夸张的时候是1个老师就教2个学员。」


他直呼过去这3个月是他这辈子赔最惨的时候,「我一个月要扛房贷、工作室的房租,还有水电人事等开销,重点是因为疫情,我的活动全部喊停,我只能把老本拿出来撑,员工先放无薪假。」他最难释怀的是房东,「我请助理跟房东联络,我租这里6年了吧,我自认是个好房客,从不麻烦房东,但这阵子真的吃力,想跟房东商量,看房租能不能缓一点,或少一点都没关系,希望可以一起共体时艰。」


但房东连谈都不想谈,只透过讯息回他「如果你只是为了要谈减租的事,那就不要谈了,要提前解约没关系,提前一两个月跟我讲。」冷冰冰的态度让他相当受伤,他于是决定去申请补助,「这笔补助确实有帮助到,我想过如果5、6月还是这种情况,就把房子卖了来补这个坑。」他不是没想过要结束工作室,「但这对我学生交代不过去,这些人跟了我这么久,还有人说愿意继续缴钱,不来上课,我说不要,我今天还可以撑就会继续撑。」


他坦言一个月开销35万跑不掉,「一家大小都靠我,我要养2个女儿,大女儿就是我老婆。」可是不到最后阶段他不愿认输,4月底还在工作室砸钱装空气清净机,窗户全打开通风,也严格消毒,给足学员信心,「5月初我看报名表,人终于回来了,但我还是要拼一下,把前面的亏损赚回来。」加上国内持续零确诊,大家想靠运动增强免疫力,于是学员开始回来报到,「感恩的是,这段时间我业配有变多,不无小补。」他因为疫情,直播观看人数急速上升,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疫情吓跑健身房学生有氧天王潘若迪谋卖房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