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积电文学沙龙70现场报导】音乐入诗

向阳和路寒袖有许多诗作被谱成歌,广为传唱。2021年2月的月光曲活动,由他俩以国台语双声对谈,廖玉蕙主持。

向阳当兵时写〈菊叹〉追到女友方梓并结为连理。2018年湾声乐团为向阳量身订做一场音乐会,演唱他的诗。廖玉蕙和方梓坐第一排,听到演唱〈菊叹〉时,廖玉蕙感动得泣不成声,方梓面无表情默默在旁边递卫生纸,后面不知情的人恐怕还以为〈菊叹〉是写给廖玉蕙的。

向阳用投影片播放老照片,介绍家里开的小茶行,他父亲是茶农之子,在车輄寮贩售自家栽种的茶。那块写着「冻顶茶行/文具书籍」的招牌决定了他的一生,向阳自幼一边顾店一边喝茶看报读书,工作后,从《时报周刊》、自立报系,到转行教书,无论从事什么职业,直至今日仍维持着喝茶看报读书的生活型态。

国中一年级,向阳已读完自家店里所有的书。第一次邮购,看目录依据书名挑选,买了屈原的《离骚》,结果收到的是「明刻本」,完全看不懂,他又背又抄还是搞不懂,一气之下立志成为诗人。高中时与好友合组「笛韵诗社」,当年的照片里有他们在鹿谷乡一片竹林里自建的「笛韵诗屋」,可惜只撑了一晚,诗屋就垮掉了。大三担任华冈诗社社长,他开始发展十行诗,并且展开台语诗的实验。屈原用楚国的方言写出《离骚》,向阳也尝试用自己的母语来写诗。

陪伴路寒袖成长的记忆则是野台戏。大甲妈祖庙前的广场举办庙会时,连演一个月的歌仔戏、布袋戏与高甲戏。布袋戏打打杀杀,观众人山人海都是男性。歌仔戏的观众也爆满,多半是女性。高甲戏是南管的一支,文气较重,门可罗雀,最忠实的观众是庙里的妈祖。

路寒袖超爱看布袋戏,一聊起布袋戏,他就嗓音亢奋,瞳孔放光。《六合三侠传》的主角六合,名字意谓「上下宇宙四方」,他赞叹:「多大气啊!」三侠中的老和尚住在哪里?他说:「九弯十八拐鸭母寮猪哥窟,即便用卫星定位系统也找不到。」刀光剑影的金光戏,对武林高手的形容是「九层金光体」、「金光闪闪,瑞气千条」,有个角色「五爪金鹰喘气破功侠」叹一口气就能让对手化成血水……表演布袋戏的民间艺师个个都是魔幻写实高手,剧情既科幻又超现实。

路寒袖认为,推广母语时,藉由用字的一致,可增加学习的便利性。去年他出版台语诗集,整本诗集几乎每一首他都修改为符合教育部的用字。路寒袖以「君、滚、棍、骨、裙、滚、郡、滑」的发音来解释台语声调,第二声和第六声一样,所以有「八声七调」之说。此外,向阳和路寒袖又补充几个声调口诀,如「衫、短、裤、阔,人、矮、鼻、直」和「酸、苦、臭、涩、咸、淡、Q、粒」等等。

向阳有一首混合国台语写成的〈咬舌诗〉,节奏轻快,非常适用饶舌乐风(Rap)。向阳曾听过中原大学的学生用Rap朗读这首诗,因此他也以饶舌曲风念了开头几句,果然精采!

路寒袖的二儿子考高中时,国文有两题出自路寒袖的诗作〈陪我,走过波丽路〉,他儿子说两题都不会写。那天他老婆买晚报把解答涂掉再拿给他,看得他全身冒汗,因为他也不会。

啊,不会考试没关系,有读诗就有净化心灵。诚如主持人廖玉蕙所言:「读好诗,是度过好时光的最佳策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积电文学沙龙70现场报导】音乐入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