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生命没紧急逃生出口」身为人类无法避免寂寞痛苦与不确定感

我们也会用这个迷思来当作紧急逃生出口「如果我怎样怎样,就会快乐」;它和我们对过去或未来的担忧并肩而行。我们受潜伏在文化中的讯息影响,告诉我们:「当你大学毕业、找到工作、结婚、买房、养一只狗、生了小孩,就会快乐。」或是「等考试结束、工作完成、拨云见日的时候,你就会快乐。」但在这每一个里程碑或每个事件发生时,你还是感到烦躁与迟疑,于是你开始疑惑,哪里出了问题?实情是什么问题都没有;只是生活并没有紧急逃生出口,这代表我们无法避免身为人类固有的寂寞、痛苦、不确定感,以及超然存在。让我们更深入地探讨这些状态。

人生可以是一趟孤单的旅程。事实上,孤单是人类经验的一部分;不管周遭的人可能多贴近我们的内心,没有人是可以真正存在我们体内,并透过我们的眼睛看人生的;这点我们无法否认。拥有焦虑心灵的人往往长时间受一些问题折磨,但其中埋藏的闪耀钻石,就是它邀请我们去拥抱我们最根本的、共同存在的孤单。如果我们执着在那些问题上,就会对自我那很有说服力的逃生出口异常依恋;它告诉我们:「如果你跟别人在一起或去其他地方,就不会觉得孤单了。」另一方面,当我们了解到孤单是人类必然有的状态时,我们才能学着面对孤寂,甚至可能和孤寂变成朋友。矛盾的是,在我们面对孤单,而不是逃避它时,它将转变成友谊,但它是我们自身内在的友谊,而不是期待会有其他人去填满那个渴望的空间。

人生可以是一次痛苦的旅程。对有些人而言,特别是对拥有一个敞开心房的人来说,痛苦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甚至不用知道自己为何哭泣,但当我们慢下脚步、变得柔和时, 我们就会发现,在敞开心的正中央,存在着一层悲伤。我们试着逃离佩玛.丘卓所描述的这种由衷的悲伤,但出口并不存在,因为生命本身就包含着悲伤。如果你的心没有经过艰苦的训练,你的每天、甚至每个小时,都会对这种痛苦感到非常熟悉。我们没有办法控制人生,而是必须学着去经历它。

人生可以是一次超然的旅程。是在心灵拓展的时候;在心灵进行一次完整的深呼吸、延展超越熟悉的界线,而不是只有我们的肉身才办得到的时候─就是这些时刻,尽管也许只有几分钟。当心灵认出它自己的时候;当自己无限的那个部分,藉由看见它自己反映在这个有限世界的某处,而回忆起它本身的时候,就是超然的存在。对超然存在经验的追求,并不能用来逃避身为存在于肉身中的人类,那与生俱来的不适感。但我们能像追求氧气一样追求超然存在,因为在时空中,我们让自己向上提升,但同时却又能忆起自己的那些时刻,为我们的心灵提供了氧气,也让人生变得值得。

我们要上哪去找超然存在?没有特定的方法。要发现超然存在,我们可以跟随微弱的应允声,直到这首沉默的歌曲觉醒为大合唱;直到超然的时刻不是单一经验,而是会在我们每天、甚至每小时的生活中凸显出来。当你在山里健行、坐定祈祷、观赏艺术、写诗或背诗、解析梦境、爬山、坐在长凳上,或是轻抚一只猫的时候,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在一片片写着「我愿意」的百合叶上跳跃前行,直到它们串成一条绿色的小径,指引我们的昼夜。

我们必须腾出空间,慢下步调直至静止,来邀请「我愿意」。我们必须在忙碌的生活中, 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才能听见虫鸣。而且我们必须了解,超然存在不是我们的唯一目的,也其实没有独立在身为人类的痛苦、孤单、恐惧和脆弱之外。超然存在,就是依循生命的时序去生活,放下盔甲,停止战斗;你只需告诉自己:「我就在这里。我允许生命穿透我的体内,和我一起漂流。我接受生命中所有痛苦与美丽的多元表达方式。我就在这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生命没紧急逃生出口」身为人类无法避免寂寞痛苦与不确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