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倾听风月

       旧时代总会以多种不同的面貌重新出现,文字、画作、影像......。对后人来说,拼凑起旧时代各种不同的面貌,有机会串起一个全然不同感知的立体新世界。在《报时光》当中,我们常透过文字或相片来捕捉已不可得的旧时代,有时仅是简短的字句,甚或是一张模糊的黑白照片,都有可能勾起一种异时光体验。对于读者来说,那个感动的瞬间已经穿梭重游了某个曾经走过,甚至从未曾体验的时代。

如果,在这些感知之外,再加入彼时代的录音,那么,是不是有可能从耳朵再透出新一层体会?

1935年起,文艺杂志《风月》当中,出现了多则唱片歌词刊载,初次看到这些歌词,对长年关注战前流行歌的我来说充满大震撼。虽然乍听之下似乎没什么,歌词就只是歌词嘛!对现代人来说也许是如此(毕竟有魔镜网,或至少有Google)。但台湾战前的录音相关文献,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因为佚散失传的状态非常严重。不仅当时盛行的78转唱片易碎无比,歌词也常因年久虫蛀而被丢弃,导致许多重要录音物件至今苦不见天日,那是一个连Google都无法穿越的历史墙。近年来,随着战前录音研究逐渐加温,大众再度重温邓雨贤、纯纯......等等所谓台湾流行歌发展的重要关键人,即便后人对那段初声时期是如何求知若渴,但历史录音史料的佚散仍待解锁。

最近,透过重新数位化的《风月》,完整了不少过去未曾见过的录音史佚散缺口。在当中,我们发现有许多过去曾经以为不存在的文献重新出土。以文艺介绍为主轴的《风月》,披露了唱片歌词。循着资料库,我们找到多笔录音史相关内容。最令人兴奋的,包含有歌人医生美誉的林清月(1883-1960)、台湾首位留日音乐家张福兴(1888-1954)及台湾最早的女声乐家柯明珠(1911-2002)共同合作的音乐作品的相关文献。

林清月最知名的流行歌曲词作莫过于古伦美亚发行的〈老青春〉(1933),歌词描述一个爱风流的老不修阿北所发生的各种趣事,基本上走的是讽刺诙谐路线。自1934年起,他开始在胜利唱片公司发表词作,包含〈月夜游赏〉、〈君薄情〉、〈青楼怨〉、〈无奈何〉、〈思酒〉......等。合作最多的作曲家便是张福兴。当时张氏已学成归岛二十余年,在胜利唱片开始在台湾发展初期,便由张福兴担任文艺部长。

不说可能不知道,张福兴在任内作了许多实验性作品,期间最重要的壮举就是创造了所谓的「流行小曲」(或称新小曲)。流行小曲可说是介于西式流行歌与传统小曲之间的新乐种。基本上以汉式风格为主,辅以部份西洋乐器伴奏,而非歌坛过去一面倒地以西式方向为目标。近代的人可能经历了1970年代兴起的「校园民歌运动风潮」,该运动精神立基于世界音乐潮流下,寻找属于自身的歌声与音乐。若以较远观的洞察,则会发现1934年张福兴基本上已经在「寻找岛屿的歌声」。也因此流行小曲的兴勃,可称得上台湾流行歌坛所产生的第一股本土反思势力。

在音乐特征上,流行小曲的汉式传统风,搭配更含蓄典雅的歌词,与其它同时期的西化前卫代表作,如〈跳舞时代〉、〈女性新风景〉等等分庭抗体,形成完全不同的势力与歌路。流行小曲的代表作〈路滑滑〉广受喜爱,蔚为唱片界新风尚,并引起其它唱片公司的仿效。在它之后,大小唱片公司纷起效尤。古伦美亚文艺部长陈君玉甚至说:胜利就此取得流行歌曲的王座,打趴了古伦美亚。

除此之外,张福兴任内也发行了许多其它实验新风格,例如把中国文学经典《红楼梦》改编为台语时代剧,然后自己担任指挥(一开始的唱片界没有时代剧这款乐种,更没有指挥);亦将原住民的歌谣加以改编,发行〈台湾日月潭杵音及蕃谣〉、〈打猎歌〉。甚至把爵士的Swing节奏运用在台语流行歌里,创作了〈君薄情〉。除此之外,张福兴亲自与柯明珠合唱的歌谣调〈月夜游赏〉呈现相当特殊的音乐风格(类似歌剧中咏叹调),将台语流行歌艺术歌曲化。多样化的音乐实验,令人耳朵为之一亮。

至于柯明珠,则是多在林清月与张福兴的词曲合作下,演唱各种曲目的女声乐家。其实台湾唱片圈以声乐唱腔来录音,柯明珠并非史上第一人,前还有古伦美亚会社的林氏好,而且据说她的〈红莺之鸣〉(1933)全岛卖出上万枚,简直红到抓不住。不过林氏好学习声乐的方式非常曲折,基本上是透过留声机放出来的78转声乐唱片来学习声乐技巧,透过模拟与效仿来让唱法有别于其他歌手,而她主要的「唱片老师」则是日本颇负盛名的关屋敏子。柯明珠则扎实地是受过正统声乐训练出身,毕业于上野的日本音乐学校,甚至比林秋锦更早入学。

1934年,乡土访问演奏会于全岛巡演,由杨肇嘉率领众音乐家们在台湾进行数场演出。其中,柯明珠在演奏会中演出贝多芬的《亚第拉底》和斯拉瓦尔的《天使亚佛列尔》,可以想像盛况必然十分惊人。而胜利唱片所发行的数首录音,虽无外国作曲家曲目,但其中包含了与张福兴本人作曲并与之合唱的〈月夜游赏〉,历史意义重大。透过当年的录音,更可让后人立体地遥想已无法重现的音乐盛典。

〈月夜游赏〉试听: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风月》杂志的歌词出土之后,让我们有更具体的文字内容去理解当年的人所要表达的氛围。否则,大多数的战前歌曲,即便原始78转唱片出土,也只能一字一句慢慢听写誊打,听得准不准确还不一定,过程也是非常煎熬的。以林清月为例,词作当中的用字遣词特别艰深,若无歌词,恐怕不得其门而入。

科技的演化,有时带来方便,有时也带来一些迷惘。如何在时代的夹缝中,选择方便又不失仪式所带来的浪漫感。在这一来一往的时代互动间,与科技合作,定能加乘出最大化的研究乐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倾听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