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动物浮世绘】黄春美/陈桑

他曾是黑帮浪子

山上的小黄突然不见了,陈桑四处找,像是寻找自己的孩子般。有人说,那么多天了,也许死在山林里;也有人说,大概被乡公所的捕犬队抓走了。

直到第四天早上,我与几名山友正要进入步道,忽见小黄一瘸一跛、摇摇晃晃地从斜坡上走了过来,他的右前肢卡着捕兽夹,捕兽夹后还拖着一条粗重的铁链,教人看了极心疼。两名山友赶紧上前拆掉捕兽夹,送小黄去动物医院。

我猜想,小黄可能要截肢。并且,陈桑很快就会得到小黄出现的消息。

几天后,重回山上的小黄,果真少了一条腿。陈桑见了小黄,边抚摸边撂下狠话,若被他知道是谁害了小黄,要叫人去砍断他一条腿。

陈桑,七十几岁了,曾是黑帮浪子,说话温顺,爱开荤腔,小小的眼睛闪出的光芒是柔和的,可一旦惹恼他,眼神瞬间犀锐,话未出就教人不寒而栗。有一次,山友聚餐,有人好奇问他过去,他毫不隐讳,说起自己年少在学校常打架滋事,高职被退学后,跟在板桥的一老大身边当小弟,有一天,老大在北投赌博,一赌友欠钱不还,老大叫他去学习杀人。他备妥一根长扁钻,跟着老大出门等着,那人走来,老大对他使眼色,他于是上前,往人家**刺下去。他说,当时心里很害怕,回到家还闹胃痛。

此后,陈桑几乎半辈子都在腥风血雨中度过,但他疼狗,也疼女人。他说,年轻时虽然女人一个换一个,直到现在的「妻子」,却从未对女人动粗。他认为女人就是要来疼的,打女人的就不是大丈夫。在高雄服刑时,一名小的探监时偷偷告诉他,嫂子跟了别人,他自己心里苦着,出狱后,什么也没说,主动离开人家。

陈桑平时说话客客气气,倒像生意人。多年相处,山友们都说他行事阿莎力,热心助人,很大哥样。我也听说他年轻时帮人处理一件建筑纠纷案,事后人家给他一百万支票酬庸,他收下了,问对方这样算什么兄弟,随即把支票撕了。

小黄天天等在路口

陈桑和妻子都疼爱流浪狗,尤其是小黄。这里的狗儿每一只都温驯,从不攻击山友,和猕猴也和平相处。每一只狗儿都有名字,全是陈桑和他妻子取的,和他熟识的山友,都能喊得出。若不是多年前他们经历狗儿年老病逝的沉重伤痛,若不是目前公寓住家养狗诸多不便,他们早就把小黄带回家养了。

我有段时间没上山,再去便找不到「美女」,听说她误踩陷阱,被捕兽夹夹断一条腿,陈桑送她去医院截肢,出院后一山友带回家养。小黑、小白和乖乖也失踪一段时间了。算来,小黄资历最久,大家都说他厉害、机伶,三条腿还跑赢其他狗,捕犬队要抓他没那么容易。

去年冬天,陈桑有事去台北几天,小黄天天下山等在路口,几名山友经过就告诉他,你的陈桑这几天不会来爬山,不要下来等了,但小黄仍是每天约六点过后就下山等人。一山友有感于小黄的忠心,拍照传给陈桑。陈桑回说忙啦,过几天就去。下雨了寒流来了,小黄仍是六点左右就奔下山等人,又一山友不忍心,也拍照传给陈桑,还特地打电话叫他快回来爬山。

陈桑回来爬山那日,一些山友见了他,说着几乎同样的话:你的小黄天天趴在山口等你,风雨无阻,足感心耶。

年轻时的陈桑靠绑标赚了很多钱,但他说,钱怎么来怎么去,现在也花得差不多了。他批评起网路时代凡事透明,害他没钱可赚。不过,碎念完又说,自己老了,也想透了,所以收脚洗手回罗东。

现在,陈桑和妻子清晨爬山,平常唱唱卡拉OK打打麻将,偶也参加国内外旅游。有一年夏天,陈桑和几名山友跟团出国旅行,在回程飞机上,他买了一瓶雅顿香水,邻座问给谁买的,他回答,是买给小黄喷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动物浮世绘】黄春美/陈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