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异乡人找时尚

回到台湾,我和太太开发了一个新乐趣,就是去成衣量贩店购物。那是一个有着满满国高中记忆的空间;是手里仅有着微薄零用钱却想追到流行脚步的青春;是一个证明自己拥有自**,从「自己的衣服自己买」开始的救赎之地;是一个上了大学之后就再也不敢回望的暗黑记忆……没想到,我会在三十岁时,以一种寻宝怀旧的心情再度踏入。


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扩散,我们在五月初从印度搭乘包机回台,当时无法预料时间的长短,行李仅是匆匆打包,随手抓了几件衣裤就拉着行李箱奔上飞机。待到现在近三个月了,逐渐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多些服装的搭配,才能够走在台北街头。「你们有治装费吗?没有可以跟妈妈说,妈妈会赞助的!」太太的妈妈看着我们一身素色T-shirt和休闲短裤,用极度委婉的方式暗示我们。


说实话,在印度八年,走在新德里的街头我总是自信心爆棚,像我们这样的外国人怎么穿都时尚,刻意打扮是一种外来的顶尖时尚;居家休闲是一种自在不羁的风格态度;异国风情是一种狂野自得的奔放灵魂;穿着与当地人相同的服饰则是融入当地的草根展现。无论怎么穿,本来就很热爱夸奖别人,又更喜欢毫不掩饰地夸奖外国人的印度人,都会让你被夸得觉得自己走在时尚的尖端,更不用说时不时会有路人想找你一起合照,要不相信自己是国际级的模特儿、不相信整座城市都是我的秀场、不相信春夏秋冬都是我的时装周,真的很难。


没想到回到台湾立刻从天堂掉到地狱,怎么搭都很难对上节奏,怎么追也赶不上流行节奏,甚至还被妈妈质疑自己的穿着品味?走!买衣服去!


在台湾,一出门,整条街上的人的穿着风格都大同小异,都在告诉你最近流行什么;在印度,则是五颜六色所有人尽得其乐、很难说出一个风格的那种风格。等人到了百货公司和时装小店,我才发现自己脱节的不只有流行风格,还有令人咋舌的高昂物价。已习惯印度街头衣服不用台币两百元,百货品牌服饰也大概六、七百元,我对物价的冲击远大于时尚的冲击,瞬间感受到自己的贫穷、匮乏与困窘,大概就像是发现一片鸡排已经变成七十元,一杯手摇饮可以八十元的瞠目结舌,那是专属于异乡游子的心灵震撼,专属于从开发中国家回到台湾的惊涛骇浪。


此时,成衣量贩店就成为我跟太太的心头好,既有童年怀旧的趣味,又有挖宝探险的兴奋,还有能够接受的亲民价格:迪索奈尔、YoYo、TOP流行广场、树林服饰统统给我来一点(不过,再进阶一点大概就只能到NET了)!


穿梭在以开放式吊衣杆隔出的小小通道之间,上千件衣物密密麻麻如一堵墙,我们有意无意地寻找和某件衣服对上频率的缘分,也发现除了我们之外,店内的顾客几乎不再是国高中生了,而是说着不同语言的移工。由于太太会说越南语,常在不经意间跟他们聊起来:「这件好看喔!」「妳试试看这件!」「我也满喜欢这款的。」把这些在台湾打拼的越南人给吓着,一下用中文确认太太的越南语意思,一下子又用越南语怀疑是否为同乡。


我很喜欢这样的时刻,因为这些移工不知道的是,我和太太在某种程度也算是异乡人,我们一起在这样的店内寻找融入台湾的一种方式,在彼此的失措当中找到共体时艰的安稳与安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异乡人找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