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云游云游

大同经营权「斗法」争议多律师看法也分歧

大同经营权之争,公司派准备一整套法律战略打退市场派,甚至直接挑战主管机关行政裁量权,公司派到底能否直接剔除市场派表决权,目前呈现法律解读不同、各执一方的状况,就连律师界看法也分歧。


大同公司6月30日举行股东常会改选董事,经营权之争正式开打,公司派展开奇袭,以企业并购法、证券交易法、大陆地区人民来台投资许可办法、公司法及其他有关法令为由,大删市场派表决票,约仅剩原来4成多。


大同公司派靠着奇袭战术,取得6席一般董事及3席独立董事,大获全胜,但大删市场派可表决票也让许多股东高喊奥步,现场群情激愤,并引来主管机关关切。


如今金管会、大同公司派各说各话,外界看得雾煞煞,一位不具名的律师直言:「公司派论述有其依据,有做过功课,只是,有没有道理又是另外一件事情。」


目前最大争议在于,大同公司派凭什么删除市场派表决票?


公司派删除市场派表决票,顺利横扫9席董事,面对外界质疑,早已备好说词,直言一切于法有据、有2大基础,一是依企业并购法第27条规定,应于取得后10日内,向证券主管机关申报其并购目的等事项,如有变动应随时补正,否则就超过部分无表决权。


第二,公司派基于大陆地区人民来台投资许可办法、民法等规定,婉拒涉及陆资的股东行使表决权、选举权。


律师指出,企业并购通常指的是A企业买下B企业,不论是合并还是收购,都是2个企业间的行为,然而大同经营权之争是「家务事」,跟一般认定的企业并购有所出入。


对于公司派将企并法套用在经营权之争,律师直言,与常理认知有出入,但企并法把收购定义写的较宽,因此适用上「可能可以」涵盖经营权之争,「大同还是大同,没有被并、也没有被购,但企并法涵盖收购行为,因此给了律师解释空间」。


此外,目前大同公司派杠上主管机关,在于认定陆资,也成为法律解读争议点。


大同公司派紧咬陆资议题,以「违法陆资」为由,剔除市场派表决权,触怒金管会;金管会昨天在记者会上公开表示,大同不是主管机关,公司派无权认定是否符合企并法、更无权认定有没有中资问题。


面对金管会的不满,大同公司董事长林郭文艳寸步不让,30日晚间与委任律师在台湾证券交易所重大讯息记者会表示,大同公司派与市场派间的争议属于民事纠纷,应由**裁判,并非主管机关的行政裁量权决定。


金管会、大同公司各执一词,不过律师认为,在陆资这个议题上,恐怕大同有些理亏,因为政府确实有认定陆资的权力,这也是投审会主要业务之一。


律师指出,大同公司派认定市场派是陆资,因此剥夺表决权,前者是行政裁量结果,后者是公司与股东间的私权争议;大同认为此案属于民事纠纷,只能说「对一半」,因为前提要件「认定陆资」是行政裁量权的结果,大同并无此权限。


另位律师则持不同看法,直言公司怀疑股东是陆资背景,可以函请对方、银行说明,若对方拒答、以个资为由拒绝提供资料,公司很难证明对方是陆资,实务上,主管机关也不见得会积极介入、协助认定陆资与否。


这位律师也说,就现行法条而言,并没有明确点出必须以行政认定作为先决条件,才能剔除表决权,在此情况下,「说是公司与股东私权争议,也不是不通」。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派直接删除市场派表决权,让外界大感意外,媒体大篇幅报导,并以「奇袭」、「出乎意料」来形容,不过安永圆方国际法律事务所律师阙光威表示,这其实是公司派蛮常见的武器,基于不同理由,公司剥夺市场派表决权已有不少前例。


阙光威直言,不少市场派为了避免公司出招,会在事前请**申请假处分,禁止公司剥夺投票权,或是禁止公司不让入场、投票等。


阙光威也说,其实公司与股东之间,存在各种情况的争议,多数情况确实是私权争议,会走民事来解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游 » 大同经营权「斗法」争议多律师看法也分歧